演出時間:2017/9/5 PM 19:30

演出地點:濕地Venue-3樓展演空間

演出單位:不止劇廠

我將不容許年齡、疾病或殘疾、信仰、民族、性別、國籍、政見、人種、性取向、社會地位或其他因素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我的病人之間。
我將會保持對人類生命的最大尊重。
我將不會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權和公民自由,即使受到威脅。
我鄭重地做出這些承諾,自主的和以我的人格保證。
──內容摘錄自2006年5月修定版〈日內瓦宣言〉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每一年,參與藝穗節的各團隊,選擇創作的主題,大部份從都能從其意旨中去彙集當時最能引起共鳴的社會議題及動向。不止劇廠此次演出的《繃帶》,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一場酒駕被撞的車禍發生,啟動主角吳霏與母親間的心結,家庭破碎的親子情感,連結她與同性戀人的關係,套入醫警血汗職場的現況,是個充滿探討空間的職人題材,回歸家庭關係鏈結延伸的兩造戀人,雙方家庭對於同性戀情的不同立場與人生歷程。

長條型的展演空間,用ㄇ字型的方式配置,將觀眾包圍其中,除一開始的急救情節於左側演出外,之後的情節呈現皆回歸於中間與右側連結起的L型空間。這場演出的每個角色,都有其令人動容的情感回饋,部份演員甚至有超越角色的情緒反應,在道白時已有顛三倒四,語不成句的狀況出現;有的演員則是在舖陳到最具衝擊性的情節到來時,肢體平凡收斂無法感受其反應,唯有對話裡才會產生屬於角色應有的正常情緒;戀人間該有的親暱互動,呈現表面略顯尷尬的不自然感,表演方式夾雜了大大小小的雜質;飾演住院醫師與警察的兩位演員,是本劇中表現最為穩定的角色。

回頭看本場演出,劇組旨在點出醫界的血汗現況,同性戀人面對現實環境的堅難壓迫,疏離的家庭親子關係所帶來的種種裂痕,卻處理的不夠俐落,也挖掘得不夠刻骨入裡。從吳霏母親反對女兒與戀人在一起的立場即可得知,破碎模糊的反對理由,抓不出強而有力的反制點,顯得母親堅決反對的力道後繼無力,僅能一直用高亢的嗓音與持續強烈的情緒反彈做為演出呈現;吳霏的戀人慕昀,身為實習醫生又是同性戀的她,重心大多放在學長及她跟吳霏,日後會面對可能每況越下的醫界環境,對她與吳霏間的情感關係,多處於無聲安慰的陪伴角度,讓這個角色的個性呈現出薄弱感,端不住角色形象,看不見人性之深。

《繃帶》點出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無法盡如己意的不完美;吳霏與母親最終的和解,與戀人得到父母的認同。雖不免落入皆大歡喜圓滿結局的老路,卻也為未來同性婚姻的走向,留下了祝福的註解。

近幾年同性婚姻議題熱度持續發酵,參與藝穗演出的各團隊也不吝於以此類型題材做單一,或結合其他議題做複合性的製作,對劇場現況來說,樂見其多元化的發展伸延。相對來說,在試圖與觀眾對話的過程中,創作者的成品是否能夠展現出其選用素材創作的明確意旨,達成獨樹一幟又能引起高度共鳴的成果展現,是創作者在進行劇本編排時,更需要去篩選釐清的重要核心。


其它意見:

1.魔鬼藏在細節裡,劇中光醫院的衣服就最少有三間醫院的名稱,看得出來是以醫界現職人員所擁有的工作服帶到演出現場使用,建議可找類似款式衣物,隱去就職醫院名稱,避免造成觀眾認知混淆。
2.劇中有鳳梨(旺來)的道具出現,卻未在劇情裡帶上一筆醫警界忌諱(醫院與警局皆有禁止探病時所帶之水果,鳳梨代表生意(病患、案件)旺旺來,芒果代表會有很忙碌的結果,是醫院探病、探班忌諱攜帶的水果)。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https://goo.gl/jxZNhA
3.可在觀眾席中間留一條走道,便利演員出台進出,或疏散觀眾進出場使用。
4.純粹是觀者個人疑問,在緊急狀況發生時,非該醫院的實習醫師,可以在現場僅有護理師的狀況下,進行更換胸管的醫療行為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