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力十足,多元混雜──河洛歌子戲《山寨情仇》


演出地點:城市舞台(台北社教館)
演出時間:
2009/7/31 PM 7:30
2009/8/1 PM 2:30/PM7:30
2009/8/2 PM 2:30
演出人員:
田大義:小咪
丁玉蓮:石惠君
丁奉昌:呂雪鳳
華仁傑(王仁傑):陳禹安
皇 帝:古翊汎
七 女:王台玲
二 娘:廖玉琪
編 劇:陳寶惠、何恃東(狼籍)

對筆者而言,大半年沒看戲的下場就是,部落格整個空空的~沒有東西可以填補空虛……雖然去年曾經跑去看了春風的《雪夜客棧殺人事件》,但因雜事繁瑣,沒能好好記下一筆,倒是可惜之處。

這回來談談最近剛看過的一齣戲,河洛歌子戲《山寨情仇》

對筆者而言,這是一齣在氛圍上,相當熱鬧的戲。

為什麼會這麼說?

這就得從劇情部份開始說起了。

整整十幕戲(嚴格來說,該算是十一幕,因為第五幕分成五之一幕與五之二幕),一開始便是山賊出場的場景。

甫開始,群聚的山賊以二娘為首,企使搶奪正準備迎娶新娘的華仁傑回寨。

華仁傑被抓回山寨後,身為新娘的丁玉蓮為救丈夫一命,不顧自身危險進入山寨,卻被華仁傑以回去想辦法解救已被官差抓住的山寨軍師為由,以丁玉蓮為人質,言明三日後即回來以軍師換回新娘,換得自行逃離山寨的機會。

時間過去十數日,丁玉蓮不曾接獲華仁傑回來拯救自己的消息,反而接獲了華仁傑託人送回丁家,卻被山賊們在半路攔截的休妻書,再加上山賊們意欲將她與山賊頭子田大義撮合成一對,丁玉蓮不甘受辱,因而撞牆企使自盡。

不料,丁玉蓮不但沒有死成,還因田大義的細心照料而恢復健康。當丁玉蓮傷癒回返家門時,迎接她的,竟是一室雪白的靈堂,與自己的神主牌位。

丁父眼見女兒死而復返,原本相當高興,卻因親族七女在家門口撿起一名傷重的男人回家休養,被其他宗親們發現,竟被陷於不貞之罪,被迫抓去浸豬籠。

眼見此情此景,丁父豈敢讓女兒留在家裡,更何況丁氏宗親已將玉蓮死去的事蹟上報朝廷,意欲求得一面貞節牌坊,並立烈女廟奉祀玉蓮的狀烈犧牲。

迫於無奈,丁父只好要求女兒以白綾上吊自縊,玉蓮不甘,認為自身並無犯錯,丁父無計可施,只得將玉蓮逐出家門,並要求玉蓮永不得回鄉。

玉蓮無依無靠,隻身流浪天涯,在路上遇見了因精神崩潰而有家歸不得的七女,讓玉蓮自覺生已無趣,企使再度以白綾自縊,卻被路過的田大義救回山寨。

田大義提議兩人可成義兄妹,而後日久生情,成了夫妻。

之後,田大義協助新皇登基,成為開國大將軍,而丁玉蓮亦順勢成了將軍夫人。

一日,新皇與太師一行人至烈女廟遊歷,在那裡遇上了落魄的華仁傑,正當新皇問起烈女廟的由來時,華仁傑順著時機,向新皇自我推薦,同時獻上一本自丁玉蓮之父丁奉昌所著,但由他所抄襲之「節孝新論」,引得新皇龍心大悅,破格升官。

華仁傑改名王仁傑,入朝為官,就在拜訪各位官員時,遇見了過去曾有數面之緣的仇人──田大義,華仁傑唯恐身份揭露,又恐「節孝新論」為丁玉蓮之父丁奉昌所著之事實被發現,因而先下手為強,先是以藥物控制丁氏一族,再將玉蓮之父擄至府裡下毒,使丁奉昌為己頂罪,成為抄襲「節孝新論」之犯罪者,再使計將田大義關入獄中,為所欲為。

此時,新帝與太師又再度舊地重遊,恰恰遇上了正欲回家探親的丁玉蓮。

玉蓮得知父親與丈夫被陷害的消息,因而冒險出面在皇帝面前說清真相。

事後,皇帝出面宴請華仁傑,並讓丁玉蓮假扮厲鬼,與田大義、丁奉昌一起揭露華仁傑的陰謀。
惡有惡報,故事就此完結。

就以上的劇情脈絡來說的話,河洛的這齣戲,至少達到了筆者心中的幾個重點。

一者是劇情高潮迭起,快節奏的劇情,使筆者覺得仍算順暢,雖然並非完全了無新意,但結局設計略顯草率,似乎是為了彰顯惡有惡報的因果觀念吧。

再者,於人物設計層面上,本劇似乎多少讓石惠君小姐有所發揮,而非如《梁皇寶懺》等劇中,幾近乎沒有什麼存在感的立場有所落差,對陳禹安小姐及王台玲小姐,也給予完整的發揮空間,但不得不提的是,呂雪鳳小姐紮實的唱功及內心戲的表現,果然是外放到極致。可惜小咪小姐在本劇中,除了武場招式多少顯露出本身深厚的功底外,似乎對田大義的角色塑造,並未能給予再多空間,讓觀者細細品味。

至於筆者覺得甚是迷惑的,重點如下:

一、當第二幕丁玉蓮稱自己與華仁傑情感深厚時,筆者心裡曾經想過,這兩個人不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嗎?不是青梅竹馬,那來的感情深厚?哪來的毅力要讓妳為了華仁傑這個貪生怕死的小人而犧牲呢?

二、田大義的個性跟外型很是討喜,可惜並未經過相當細膩的塑造(感覺上似乎主軸幾近乎是擺在華仁傑的背信忘義,及丁玉蓮陰錯陽差,差點變成含恨烈女的關係上),因而對於丁玉蓮歷盡滄桑,轉而選擇田大義間的情感交流,則以輕描淡寫的方式由旁人一筆帶過,失了田大義這名直率漢子的真性情,反而重在武打場面的雕塑,是筆者甚感可惜之處。

三、本回的字幕跟春美的《蘭陵王》一般,也是打得令筆者不知該作何感想才好,字幕打到一半全沒,而且還當機,整個螢幕上都是系統的作業畫面,似乎事前工作做得不夠嚴謹,演出前未對相關工具進行確認,而且在某些角色(如皇帝或太師在對話時,不時會出現語助詞「咧」等字做結尾,對這類型角色的感觀立即有了落差,還會誤將皇帝做為老百姓來看待)。

四、本齣完全看不到什麼針對女性主義而深入剖析的反省內容(筆者知道,這句話是說得重了些),唯一或可稍稍看出端倪的,是在第四幕丁父要求玉蓮自盡的這一折裡,多少帶出了玉蓮與丁父對禮教的無奈與不甘,至於抵抗禮教的作法與行為……請恕筆者冒犯,真的完全查無蹤跡。

五、陳禹安小姐演出的華仁傑在個性表現上比較完整,下半場所演出的王仁傑,或許是因為人在官場,多少學了點官場上虛迎往來的狡滑性子,多少轉變得心狠手辣。雖然下計陷害丁父與田大義此招看得出應是被逼得狗急跳牆,但手法實在不夠精純,甚至於破綻百出(或許是因為時間關係,無法將更陰險的一面給放出來),最後華仁傑因丁玉蓮偽裝的厲鬼而吐實,並躺在地上像個無辜的小孩只懂得翻來覆去跺腳時,他的反應令筆者倒是覺得芫爾,嚴格來說,應該很少有反派角色會出現這麼孩子性重的表現吧。

六、丁玉蓮的角色從頭到尾都是屬於傳統婦女的定位,一來是她與華仁傑的婚約已毀,當田大義要她回丁家再嫁她人時,丁玉蓮的心意受禮教束縛,仍舊認定華仁傑會出現在她面前,英雄救美。在自盡未成回到丁家後,父親與七女的影響又帶給她重大的影響,但可惜的是,自第四幕之後便不見丁玉蓮的心路轉折與表現,似乎她的靈魂只存在於前四幕,後六幕反而變成只是把整個故事交代完成便了事的狀態,看不見丁玉蓮在整個故事中的成長,因而有點浪費了演員在前面四幕舖陳的架構,變成一個前後二分法的故事了(前面是傳統婦女受苦記,後面則是傳統的惡有惡報戲碼)。


八、謝幕的時候,只有皇帝一人站在最後面,就整體畫面看來並不圓滿,下次可以考慮調整一下謝幕時的排位,只有一人站在最後面的感覺是很寂寞的。

整體來說,《山寨情仇》的內容很豐富,但沒有一致而強烈的主軸性,感覺上塞了很多東西在故事裡,但東一塊,西一塊的組合式模組,反而造成了故事無法給予人完整的印象。

就筆者來說,山寨情仇的內容很多,故事的飽實性也很夠(因為演了三個小時多一些),但卻少了令人覺得眼前為之一亮的創新感。就筆者的角度而言,與其將山寨情仇定位於反映女權主義的戲碼,不如說是擷取了一些少少的創新元素,再融合入傳統流程與結局的惡有惡報的圓滿大喜劇還算妥適,可惜的是,雖言為創新,卻因為前後劇情無法融合,形成了前新後傳統的另類組合,少了整齣戲應該要有的其中韻味及背後應該彰顯的真正意義,是最為可惜之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