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時間與地點:
2012/09/15 PM 5:00 大稻埕戲苑永樂廣場
2012/09/16 PM 3:00 板橋林家花園 開軒一笑武戲臺

演出單位:臺灣春風歌劇團

演員名單:
齊宣王:李佩穎
鍾無艷:劉映秀
小神仙(齊太公):廖珮宇
齊仁:林佳怡
燕國第一強:王婕菱
燕國第二強:陳佳彣

編劇:許美惠
導演:劉建幗

  這是一個關於愛與外表認知的真實案例。

  為什麼一開始筆者會以偶像劇的廣告方式來開場呢?原因是因為春風這齣《鍾無艷》,著實令人有種看到真人版偶像劇的錯覺(笑)。
  
  先來大概說說故事內容。

  故事開始自於齊宣王帶著齊仁出外遊覽,正當齊宣王為了自己的選后大計而困擾時,他們一行人來到了夜叉山,遇見天生貌醜的鍾無艷。
  打從娘胎裡生下來便無法接受醜陋事物的齊宣王,差點與齊仁被鍾無艷嚇得三魂掉了七魄,最後齊宣王決定為了不讓鍾無艷出門嚇人,而叫衛士把鍾無艷押入大牢,決意讓她永不見天日。
  此時,身為實習神仙的齊太公得知國家有難,但孫子齊宣王卻又因為對美的偏執,而無法接受天生醜顏的鍾無艷,所以決定出面插手,成就兩人好事。
  他將鍾無艷自大牢裡以術法釋放,再塑造幻境使齊宣王看不見鍾無艷的天生面容,使兩人春風一夜,齊宣王也立下誓言,送上定情玉珮,決定迎娶鍾無艷為齊國之后。
  隔日早朝,就在準備策封鍾無艷的朝堂上,看見鍾無艷原本面貌的齊宣王認為自己受騙,也依舊敵不過自己對美的執著,無論週遭大臣如何勸說亦決定收回成命,引得鍾無艷氣憤離去。
  就在鍾無艷離開後,探子隨即來報,稱燕國已派人來犯,齊宣王正好煩躁到不知如何排解,即決定御駕親征。
  傷心欲絕的鍾無艷在路上遇到了當初將她自大牢內釋放的齊太公,並了解齊太公欲撮合兩人的真相,正當她決意不再理會齊宣王與齊國的未來時,卻收到了齊宣王御駕親征卻受困沙場的消息,所以她決定救人為要,策馬狂奔戰場。
  戰場上,齊宣王終於因為一身狼狽而了解自己對美的執著其實是不必要的,也向鍾無艷道歉並說出愛的告白,最後兩人一起擊退燕國兵士,成就一雙佳偶。
  故事就到這裡結束。
  
  《鍾無艷》的故事題材,其實是大家偏愛討論的題材之一,同時也讓人不禁深思,究竟一個人會愛上對方,是因為對方的外表的形象,還是內在的真實?

  不可否認的,世間萬物自然生長,外表往往是給予人的第一眼印象,但對於天生自然的相貌,其實我們都沒有選擇權。

  齊宣王因為自己對於「美」的執著,認定鍾無艷的外表醜陋,所以不能見容於世人(但筆者好奇,齊宣王對於「美」的執著,若是拋去了史實上的定義,假設齊宣王本身也是貌醜者,又該如何表現出他對於「美」的偏執呢?)

  所以,如果就筆者看到該劇所呈現的內容而論,不得不說的是,齊宣王可真有些許希臘神話中,那瑟西斯自我中心的影子。要不然也不會在齊太公的幻境中,被鍾無艷虛設的容貌吸引,才能進一步挖掘出鍾無艷這個女孩子能夠吸引自己的內在特質。

  本劇的設定,運用了很多的現代元素,例如齊宣王的過敏,鍾無艷臉上粉中帶紫的胎記,齊太公的英文口頭禪,對齊宣王的暱稱「小宣宣」,以及單人撒花、齊宣王從背後熊抱鍾無艷(大稻埕演出時,這一段可是引起台下的驚呼…觀眾們果然非常配合,笑)等橋段,都是相當有趣的設定,可見該齣希望呈現出來的《鍾無艷》能夠以輕鬆小品的方式來表達,並且融合與現代文化相近卻不突兀的親切感,讓看慣傳統套路的觀眾們,能有耳目一新的新鮮感。
 
  以演員表現而論,飾演齊宣王的李佩穎與鍾無艷的劉映秀,確實默契甚佳,搭配齊仁與齊太公的脫稿演出,演繹出一種相輔相成的自然喜感,卻又合理而不見矛盾,大大提升了觀眾的好感度。

鍾無艷一角於本劇中能展現之層次卻較為分明,或許是因為情節安排關係,使得鍾無艷的自卑與自傲能夠有著明確的表達,反觀齊宣王在戰場上因一身髒污,發現對方的外表與真愛無法畫上等號的內心衝擊時,便顯得稍稍弱上些許。
  
  整體而言,臺灣春風歌劇團的《鍾無艷》骨架分明,人物鮮活,是齣能夠令人會心一笑的好戲,但若有機會能進入劇場售票演出全本時,能否延續這份優勢,亦是令人值得探討之處。

  若有機會進入劇場售票演出全本,應該也是齣令人期待的一齣絕妙好戲吧。

  不過筆者當初會去看這齣戲的衝動,除了演員,還有宣傳照...因為實在太好奇為什麼齊宣王的表情這麼有趣(大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