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時間:2013/7/27 PM 14:30

演出地點:台北大稻埕戲苑

演出單位:臺灣春風歌劇團

演出人員:

《Seven Days》
白文生:張元真
李碧雲:林佳閱
小 鬼:馬小馬
奶 媽:李雅雯
白 父:張哲己
白 母:林君怡
阿 福:廖珮宇
小文生:王鴻錦
小碧雲:蔡以欣
花精靈:林淑靜、莊毓雯
轎 夫:林淑靜、王鴻錦、蔡以欣、鄭儒駿、莊毓雯、陳薇安

《秀才遇到鬼》
膨風鬼:張哲己
張秀才:陳健星
白免精/桃花:李宇婷
桃花父:李雅雯
獵 人:王鴻錦
小動物:
白兔──孔祥齡
老虎──莊景晴
小鳥──徐若珊、莊喬予
小鴨──陳梓瑜、陳品諺
青蛙──鍾琴

編 劇:許芳慈
導演:
《Seven Days》石惠君
《秀才遇到鬼》李珞晴

  2012年,藝文界失去了好幾位夥伴,令人婉惜的是,她們的離去都在青壯時期,而後人及關心她們的親友們,也僅能自她們所留下的作品來窺見她們的堅持與努力一二。

  編劇許芳慈便是被迫離去的夥伴之一。

  臺灣春風歌劇團為了感念這位長久以來的老戰友,重新製作了《Seven Days》與《秀才遇到鬼》兩個短篇折子戲的演出,以下就先以《Seven Days》來做個記錄。
  看到《Seven Days》的演出後,筆者突然想起了周星馳在大話西遊記──月光寶盒裡的一句經典台詞。

  「如果要為這份愛訂下期限,那麼我希望是一萬年。」(記憶可能有誤,還盼不吝指正)

  《Seven Days》是一個只有七天期限的愛情故事。

碧雲與鄰國富家公子白文生打小訂親,雙方正要成親的前一天,白文生在騎馬外出時落馬死亡,但該國有一個習俗,便是丈夫死亡,那麼妻子便需要跟著陪葬,愛子心切的白母不願意違背兒子臨終前的願望,在新娘高興地上了花轎並且到了白家時,才發現這個殘忍的事實並帶入白文生的墓室裡陪葬,在墓室裡碧雲遇見了因為盜墓失利而無法離開的兄弟二人組,就在七天的相處裡,碧雲漸漸發現倆兄弟的祕密,並且愛上了兄弟的其中一人。最後當碧雲逃出生天,回到自己的家時,才發現原來當初的盜墓兄弟二人組竟然是白文生與另一個人,當她衝回墓地外時,一個與白文生身形相彷的守墓人卻告訴她說,這裡自始自終只有他一個人……

  《Seven Days》在架構上,利用了人鬼相戀的設定,在限制眾多的條件下,開創了所謂夫死亡妻陪葬的特異制度,強調生同寢、死同穴的情深意重,也因此塑造出屬於這個故事的獨特風景。

  一開場,編劇便直接了當的讓白文生直接死亡,由白家父母的哀痛帶出故事的序幕,開場時安排的喜轎變成了白幡,轎夫直接拿出《Seven days》的黃色布幕宣告故事才由此開始,對習慣傳統敘事手法的觀眾而言,感覺上一刻才發覺是悲傷的情緒,下一刻便立即中斷,頗有閱讀小說的轉場感。

  文生與碧雲其實是青梅竹馬關係,但由於距離與時間的因素,碧雲雖然知道自己最終會嫁的人是誰,卻在尚未見到長大成人後的新郎被便迫陪葬,從一開始的不甘心,不情願,到遇見了盜墓二人組後,情感開始發生變化,陷入了微妙的愛戀情境中,最後卻在對方無法再隱瞞事實真相後,迎接了令她心碎的結果。

  本劇的重心在於文生對於碧雲的心意,為了救出被家人刻意陪葬的碧雲,文生與拘提他的小鬼談了條件,在七日內要把碧雲救出,利用墓室裡幽暗難以見光的環境狀態及面具來掩飾外貌(怎麼有種《歌劇魅影》跟《梨園天神──桂郎君》的味道?),同時激發起碧雲的求生慾望,最後卻因為陰陽兩隔的因素,設計了另一個與自己身形相彷的白家遠親來當守墓人,斷絕了碧雲的最後一絲希望。
  
整體來說,《Seven Days》雖然是折子戲,但碧雲、文生、小鬼三人之間的互動,是來自於文生對於自己生命早逝的喟嘆,所以希望不要再禍延青梅竹馬的新娘碧雲,希望碧雲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新未來,以溫暖的基調作為故事的主軸,雖然最後仍免不了必須面臨離別的悲傷,但對於碧雲以及文生而言,這七天裡所留下的回憶,是最難得也最令人放不下的。

最殘忍的事實,造成了活下來的人,必須要以日後的餘生做為依戀的憑藉。

劇末安排的守墓人,與其說是讓碧雲以為是夢一場,不如是說讓文生與碧雲這對七天間的短暫戀情劃下離別的句點,讓碧雲能夠在最少的罣礙阻擋中,面對屬於她自己的新人生。

演員來說,由於筆者是第一次看到飾演白文生的張元真演出,直覺認為她的聲音情感較為飽實,肢體語言上也較為豐富。

小旦林佳閱在聲線上仍顯單薄,尤以高音部份最受影響。

馬小馬所飾演的小鬼,拜其厚實嗓音及身段所營造出來的形象確實十分逗趣,但大量國語化的台詞插入運用,少了台語獨有的氣口與抑揚頓挫,削減了小鬼給人趣味的豐富度,是較為可惜之處。

接下來,來談談《秀才遇到鬼》。

《秀才遇到鬼》也是一個短篇折子,一名膽小的秀才被盜匪追殺,陰錯陽差之下逃入了黑森林,但黑森林裡卻住著一個最可怕的大魔王──膨風鬼,而今夜正好是膨風鬼要去迎娶鬼新娘桃花的大好日子,誤闖黑森林的秀才,與慌忙之中被秀才救起的白兔精,一鬼一人一精,就在這一個晚上,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甫一開場,就有可愛的森林小動物跳起了動物舞,獵人在此時出現,舉箭射中了白兔的腳,白兔受傷被逃難的秀才所救,為了報答秀才救命之恩,所以白兔精化身為人形,趕往黑森林去拯救誤闖的膽小秀才。

這部戲有趣的點在於,膨風鬼出現時的感覺,確實十分的有氣勢,與秀才之間一番難辨人鬼的趣味答話,以淺白通俗的言語及邏輯架構舖陳出這一部好戲,雖然最後白兔精與膨風鬼之間的大戰有點刻意為之,卻是相當適合闔家共賞的戲劇類型,最後秀才運用了白兔精從膨風鬼身上取得的聚魂鑼,喚回了應該死去的桃花姑娘一命,也造就了圓滿的結局。

本劇令人驚喜之處有兩點,一是燈光的運用十分恰當,合宜的襯托出膨風鬼出場的氣勢及陰森感,二是膨風鬼真正的身分是一隻青蛙,與台語「膨風」所表達的意念十分符合,相當有趣。

美中不足的點在於演員的發音似乎並非十分清楚,偶有咬字不清的狀況,飾演白兔精與桃花姑娘的小旦,一樣有著聲線單薄的問題,倒是可以再精進之處。

這兩個故事說來並不複雜,編劇也沒有往更深遠之處再鑽研下去的要求,畢竟是短篇折子戲,很多事說得白不如點到為止,留給觀眾更多思考的空間。

你說是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