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時間:
2013/08/10 PM 2:30
2013/08/11 PM 2:30

演出地點:台北市大稻埕戲苑

演出單位:一心戲劇團

演員名單

莫浩然:孫詩詠
錢老闆:孫詩珮
錢依依:孫麗惠
虎捕頭:陳子強(情商特邀)
虎英兒:陳昭薇(情商特邀)
天賜/神秘客:林冠妃
萬年:林春華
富貴:孫麗雅
有誠:何芹慧
小皇帝:何珈瑀

編劇:劉建幗
導演:劉守曜

  近年來新聞媒體充斥在生活週遭,每家都在搶獨家,每個記者都在找真相,但總是一池春水攪啊攪的,真相不見所踪,倒是附帶而生的相關行業(名嘴、談話性節目、政論性節目)也跟著蓬勃發展了起來。

  當然,寫《Mackie踹共沒?》的理由,不端端是僅此而已。

  《Mackie踹共沒?》移植自布萊希特的《三便士歌劇》,原作是什麼樣的內容,筆者尚未考查,所以僅能依編劇劉建幗小姐移植改編的《Mackie踹共沒?》來做個觀戲記事的記錄,如果有觀眾覺得有哪裡不是之處,還盼不吝指正。

  去年這檔戲在演出的時候,因為筆者不巧正好有其他的行程撞檔,所以含淚放棄首演,幸運的是,一心戲劇團願意再次演出該檔摩登歌仔戲,實則圓了許多觀眾想再看一次,或是筆者這個從頭到尾沒接觸過所謂「摩登」歌仔戲的觀眾眼福。
 
  故事一開場,便由神祕客在台上向觀眾表明了一個事實──『眼見不為憑』是故事的主軸。

  整體的故事大綱,由皇帝決定巡視龍城開始,於是龍城進入了「改造」模式,企圖在皇帝在巡視龍城時,全城能呈現出一片安平詳和的景象。

  因此在皇上到場的七天前,城內雞飛狗跳,形勢紛杳。

殺人如麻,搶劫無數的強盜頭子莫浩然,與乞丐財團錢老闆本來就是死對頭。在皇上到龍城的七天前,莫浩然在龍城廣場遇上了錢老闆的女兒錢依依,為了掌握錢老闆的勢力範圍,莫浩然帶走錢依依,並娶她為妻。

怒不可竭的錢老闆吞不下這口怨氣,上了衙門要求官府做主,並委由虎捕頭將莫浩然帶回,但虎捕頭乃是莫浩然的結拜兄弟,因此多次放過莫浩然,卻被錢老闆抓住把柄,就在局勢一團混亂當中,錢依依發現了莫浩然的出軌事實,風波因此越演越烈,最後虎捕頭在走投無路又想處理問題的當下,只好將當初掀起「賣雞(Mackie)風波的天賜奉為軍師,而天賜教了他一個方法,讓所有人得償所望,於是一切又從頭開始……

  《Mackie踹共沒?》的劇情舖陳利用了倒敘手法,從皇上欲進入龍城巡視事件為由,帶出財團、黑道、官方三面鬥爭,與最後暗渡陳倉,偷天換日的事實。
  
  有趣的是,劇情用了非常多時事化的觀點來藉古諷今,例如虎捕頭的『搜查票』與親富嫌貧、錢老闆的『乞丐之友商店』以及乞丐類型熱銷排行榜、莫浩然的『親善王』及對於錢依依與虎英兒在情感上的朝三暮四,在在都反映了現代人所處的環境與事件,是多麼的可笑和可悲。

  所以《Mackie踹共沒?》才會創造出主題曲『啥米時代』,告訴下方看戲的觀眾們,這可以是任何一個時代,也可以是這個時代,這樣的主題每一個時代都一定會走過,但這部戲說的是當下,在一個眼見不為憑,事事難較真的年代,對眼前的真相都得考量在三,因為真相永遠不止一個。

  你所看到的,也許是真相,也許只是旁人假造出來的『真相』而已。

  劇情的始末演出一樣的橋段,卻能在細微處上看到了不同於原來的事件面貌,真亦假時,假亦真,什麼是真相?或許就連身處台下的我們,也都難以辨清一二吧?

  這部戲運用了歌舞劇的形態,音樂摻和了爵士風格,表演的形態也添加了胡撇仔戲的模式,所以這部戲裡的角色塑造,並非是一板一眼,有稜有角,而是添了點自然感與趣味性,誇大的肢體語言,表徵出角色特質的服裝設計與代表色,是這檔戲劇情之外的亮點。

  《Mackie踹共沒?》還有另外一個特點,就在於時間軸的應用,由於各個角色的時間觀點不同,所以在面對主視點隨時會被轉移的狀況之下,時間的運用標示就相當地重要,演出中不斷出現的時間告示牌,配合著劇中三大巨頭(錢老闆、莫浩然、虎捕頭)的敘事角度轉換,巧思的運用時間告示牌提醒觀眾,是十分貼心的方式。

  本劇將說書人(神祕客)獨立出來,用旁觀者的立場引導觀眾進入劇情,卻又融入其中成為攪亂一城表面和平的重要角色。Mackie(麥基、賣雞)是誰,其實根本不重要。重要的問題點在於,財團、黑道、官方,三方勢力如何穩定平衡局勢?被夾雜在中間的人民又該如何面對現實?還是只能學著本劇的主題曲『啥米時代』唱著時代悲歌而毫無改變的力量?諷刺著現實、財團、官方、黑道、真愛的意義是否還能被相信?或許這都是值得深入探討的。

  綜觀來看,《Mackie踹共沒?》是《波麗士灰闌記》的系列作,前者採用了歌仔戲的形式,以現代化的體裁形式演出架空朝代的故事,以一城之內的鬥爭為根本,訴說著最後依然循環的悲哀;《波麗士灰闌記》則是一古一今雙線交錯,綜合出古今兩造對於正義觀點的解讀與結論,卻希望在已是黑暗的道路上,尋找屬於其中的一絲微光。

  諷喻性質的戲並不好做,尤其主題敏感,所以大多藉事帶人的方式來處理這類型的題材,《Mackie踹共沒?》裡雖然有許多令人會心一笑的橋段(例如公差遇到財團就變7-11的服務時段、莫浩然與錢依依、虎捕頭的倒轉動作、錢老闆所開出的五大最受同情的乞丐類型等),熟悉親切的感覺雖然湧上心頭,卻也不免令人喟嘆起這是『啥米時代』的悲哀。

  二○○六年時,唐美雲歌仔戲團以《人間盜》利用了一夜二盜賊三官府的方式做了諷刺性質的黑色喜劇,劇情的處理方式屬於憨厚而溫純,二○一二年時,一心戲劇團的《Mackie踹共沒?》用的是反諷現實的譏諷手法,以犀利諷喻的角度來剖析時代,再至今年奇巧劇團的《波麗士灰闌記》一古一今圈畫正義的方式來對照時事,增加了現實對照的影射題材,這是否也代表著人民對於這個時代的觀點亦在日漸轉換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