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計畫首部曲
演出單位:三缺一劇團
演出時間:2014/12/5 PM 19:30
演出地點:牯嶺街小劇場

  看這部戲的好處是,未必需要親自走過這片土地的每一寸角落,才能深刻貼近這首環境悲歌。

  《土地計劃首部曲》回歸自然環境,主要的軸心在於反應環評開發政策對這塊土地及生活在其上的人們帶來的影響,內容細分為《還魂記》與《蚵仔夜行軍》兩部分。兩部戲的訴求都以回歸自然環境,接受人為開發而造成的污染現況做為探討,利用形體劇場的模式,以兩組不同的演員各自做出結果呈現。

《還魂記》以「抓交替」為過程,用小女孩靈魂對於環境不當開發的怨怒做為起點,利用失去孩子而一直心存愧疚的土地開發人靈魂,強迫對方附身於同樣反對水利工程開發,卻因車禍意外而身體虛弱的里長太太身上,利用里長太太的身分阻止土地開發,最後土地開發人因為過不去內心的譴責而選擇犧牲自己(以及被迫附身的里長太太),當初見錢眼開卻愛妻心切的里長,最後卻窮到只剩下錢,長期耕作,青翠蒼綠的農田已然枯萎,只剩下不斷傳來的工程噪音,所有的聲音彷彿都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原本的初衷,早已淹沒在這些慾望的驅使中。

  臺上四位演員全著一身黑(當然還有不能缺席的塑膠黑布),運用竹竿與鐵條的構造,利用肢體型態上的動作設計及簡易的道具輔助,營造出溪王(面具老是讓筆者連想到宮崎駿筆下的無影鬼)、小女孩的鬼魂、農田、挖土機及地上的壕溝等變化;整體氛圍較為肅凝,劇情將重心放在愛的牽絆(工程開發人對於戀人的愛情,對於未出世孩子的親情),傾向於心理層面的描敘,呈現出如同寓言式的憂傷情懷;甫開場時,以面具為首,用形態模式雕塑出來的溪王在眾演員的層層阻擋下傷痕累累,隨著劇情的跳轉進行,該劇整體雖有青澀之處,卻能從中一窺專屬於女性導演(本劇為賀湘儀導演)想表達的細微情感。

  《蚵仔夜行軍》以一枚小蚵仔的漂浪之旅,點出生存環境因為化工廠的進駐而遭到污染,就連原本細心照護這些蚵仔的養蚵人家也同樣受到影響,因為相信化工廠的進駐會帶來繁榮,不料竟是空口說白話的惡夢一場;阿明伯的好友與好友的妻子,連阿明伯的妻子阿珍都因為長期的環境污染得了癌症,間間空屋帶走了曾有的溫暖歡笑,就算是許願來世想生作蚵仔的妻子,也變成了環境病變後的綠牡蠣,一切的一切像是惡夢般不斷漫延下去,阿明伯除了回憶與妻子間甜蜜的過往,其他的事(包含未來),他連想都不敢想。

  與《還魂記》相反的是,《蚵仔夜行軍》在場中準備一塊白色塑膠布,四位演員一身白衣,在領口到下擺的部分有一塊可以反扣的布料,當另一面布被反折過來時,上面所繪製的黑色不規則條紋代表這些演員現在變成蚵仔而非人類。由於導演經驗歷程的不同,該劇導演魏雋展在劇情的運作上利用了一種對應嘲諷的模式,開場便以歡樂輕快的音樂做為開場,在劇情的跳轉流動中,現實與虛幻不斷交錯,台上演員可能上一刻還在現實裡因為自己做出的決定而嚐到苦果,下一刻已經流利轉換為蚵仔部落的各種人物,最讓人覺得有趣的是小蚵與Rock蚵姐合唱的《Rock蚵之歌》,流利的台語的氣口與怎麼罵怎麼順溜的三字經,都讓筆者相信該劇的田調做得非常成功。

  整體來說,《還魂記》走的是合理性的戲劇呈現,演出方式四平八穩卻少了點出乎意料的驚喜,《蚵仔夜行軍》走的是笑中帶淚的悲喜劇路線,看似歡樂的氛圍實則包裹了令人備感苦澀的滋味;兩部戲裡有滿多段落會讓人看了很有感慨,包括那些還在的跟已經不在的,可以抓得住的跟抓不住的。

值得讚賞的是,經過了兩年的沉潛與修潤,兩部戲都採用了柔性的訴求手法,把最重要的訴求,以最簡單也最直接的方式做出呈現,深入淺出的表達了關於與當地人們生死共存的環境悲歌,給了未曾仔細思索未來環境的現代社會與我們,一記最嚴厲卻不得不去學會正視的當頭捧喝。

這兩部戲接下來還會在牯嶺街小劇場演出到12/14日,不管你是不是對環境議題覺得有感,《土地計劃首部曲》確實是一部十分值得推薦的好戲,也歡迎你走入劇場一起細心品嚐兩組人馬一路走來的結果呈現,感受這份為了自然環境而奮鬥抗爭的溫暖心意。

《土地計劃首部曲》宣傳預告影片:http://ppt.cc/MuN7
《蚵仔夜行軍》宣傳預告影片:http://ppt.cc/AZ5X
三缺一劇團官網:http://www.shortoneplayer.com/
三缺一劇團臉書:http://ppt.cc/o9qx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寫手扶植計畫提供,並同時刊載在藝文票券折扣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