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_qa12_422_168

圖片來源:臺南人劇團
演出時間:2015/1/17 PM 19:30
演出地點:城市舞台
演出單位:臺南人劇團

  延續《Q&A》首部曲的劇情,這部堪稱電視影集的二部曲帶無法接受的劉憶(蔡柏樟飾)出走,回到德國柏林尋找他遺失的過往,同一時間在首部曲尾聲公布自己懷孕結果卻慘遭拋棄的傅嚴歆(李劭婕飾)則是去了英國倫敦找尋自己失散多年的爺爺嚴和,卻與劉父的外遇對像嚴馥嫻(高若珊飾)相遇,進而發現對方是自己親人的真相,而爺爺嚴和(朱宏章飾)與奶奶蕭伶(徐堰鈴飾)的故事也隨著記憶的旅程啟動,進而跳轉到更久遠以前的記憶。

  二部曲的氛圍調性較首部曲沉重,逐步掀開每個角色背後(含觀眾)未曾觸及的記憶歷程,劇情被切為三條軸線,從劉憶、傅嚴歆、嚴和三人的敘事角度進行交織,利用部分事件的重疊完成劇情接軌,雖然主線一分為三,各自分散像是在看三個人追尋自己的人生歷程,卻依舊在「記憶與追尋」的大主題上進行探討,觀眾必須用更明確的時間軸來記憶切割三個人的敘事過程,否則將會被複雜化的劇情搞得暈頭轉向。

  二部曲的另一個想講的題目是「遺憾」,傅嚴歆與嚴馥嫻發現了彼此的親屬關係,衝擊她倆最強大的事件在於,一來嚴馥嫻要面對自己父親的刻意隱瞞,二來傅嚴歆必須去面對自己接下來懷孕的過程與是否留下孩子的現實考量,三來在於嚴和的阿茲海默症是她們倆最束手無策的問題;嚴和的神識遊走於過去與現在,他的記憶一直停留在他與蕭伶青春年華的美好時光,本次為了呼應首部曲蕭伶身為豫劇演員的身份,特地置入了豫劇《王魁負桂英》的<打神告廟>唱段,並讓蕭伶身著旦角戲服演出該折子戲片段。

  若說首部曲劇情處理上風格爽辣犀利,二部曲就呈現出一種「滿」甚至於是「溢」的複雜形象,劇情的編排上既希望保有三個角色所處的時空與環境能夠進行切割獨立的形象,刻意帶起三人間似有若無的連結,不若首部曲偶有令人覺得莞爾橋段,二部曲所帶來的,是逐步被遺忘的記憶與未完的遺憾。

  其中又以嚴和與蕭伶的故事最常見,也最耐人尋味。

  相信有看過《胭脂扣》的朋友們,對於蕭伶在二部曲裡喚嚴和的方式一定覺得眼熟,戲班伶人與富家少爺的戀情,最終的結局往往都無法圓滿,癡情的一方總是先走,留下活著的另一人拖著殘餘的人生不斷地去追尋,最終相會不是在夢中就是已經陰陽兩相隔,無語淚千行;二部曲將最深的愛情,最痛的記憶留給了蕭伶與嚴和,也留在焦桂英對王魁既愛且恨的記憶裡。

  劉憶在二部曲給人的印象變得比較少,編劇重點式的交代他到了德國柏林尋找過去的歷程,但仍舊未完整的交代劉憶在柏林時的過往,僅能片段式的以曾經發生過的事件,用記憶拼圖的方式做為組合。

  多媒體與貨櫃式舞台依舊是二部曲的切換時序與空間的重頭戲,但就二部曲的「滿」與「溢」多媒體在本劇部分劇情上的運用顯得較為累贅,容易分散重心(如嚴伶站在二樓上演出<打神告廟>時,多媒體的出現顯示出一種干擾感);Maggie(趙逸嵐飾)到Gay Bar幫stefan慶生時,刻意讓同性在Maggie面前做愛也是一種不知為何如此安排的展示;二部曲赤裸帶有明顯企圖,像是意圖與首部曲做出區隔,直擊面對人性與情感上的怯懦,用一種讓你痛卻很難讓你說的方式,清楚而明確掀開你想遺忘的,卻老是想起不該記得的過去,殘忍的凌遲。

  愛一個人,不一樣也一樣。

  演出的最後,嚴和與蕭伶在另一個空間相遇,蕭伶說的最後一句話如同炸彈般威力,差點炸出了筆者的眼淚(還好只是差點)。

  她說:「人世間最痛苦的,不是生離死別,是遺忘。」

  但筆者想說的是,「人世間最痛苦的,不是生離死別,是被遺忘的那個人。」

  被遺忘而留下來的那個人,因為什麼都記得,才是最痛苦的。

*本票券由藝文票券折扣網-寫手扶植計畫提供,並同時刊載在藝文票券折扣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