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時間:2014/09/06 PM 19:00

演出地點: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山城劇場

演出單位:小海力克斯的蘋果劇團

黑袍(菜鳥律師):山豬項鍊(勇士):(母)樹 = 正義:勇氣:心中想要守護的事物

不難看出編劇的心相當大,渴望一次將勇氣、正義,心中想要守護的事物等三項相差甚大的質素因子,組合建構為本劇的敘事軸心,所以選擇將故事切分為兩個時空,以勇士、律師、護樹做為連環敘事的環節,立意甚佳,未料最後竟變成一個雜質甚多的花花故事。

勇士與菜鳥律師所在的兩個異質時空的連結薄弱;一樣是護樹,兩方的理由卻大不相同,勇士為了維護孕育族群生存的母樹,選擇以鮮血抵抗異族;菜鳥律師為證明自己選擇當上律師的原因,選擇了加入社區護樹的行列。兩造都有選擇戰鬥的理由,勇士為了捍衛自己的生存權利,但菜鳥律師護樹的動機卻極其薄弱,情感的連結的事件發生相當虛無,難以強而有力的說服觀眾相信菜鳥律師選擇護樹的動機與原因。

在菜鳥律師因車禍而時不時昏倒的夢境中,與勇士一搭一唱的對談更是令人摸不著頭緒。剪接自過往知名團隊的手法,企使讓兩個時空以夢境的交錯對話達到主題共嗚;不擅接軌與轉場的方式,迫使兩個時空的對應,發生難以看出交集的窘境。在本劇裡,勇士是保護部落的箭,律師是維持正義的秤,(母)樹理應是勇士與律師最強而有力的關係存在者,但勇士與律師卻因為心中想守護(證明)的關鍵點不同,像是難以取得共識的平行線,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所以箭沒秤倒,劇情也失去了平衡。

全劇燈光暗場太多次,數次有跟不上演員節奏的狀況發生,偶爾燈光暗了,演員還在吶喊;要不就是燈光暗的太早,完全沒有讓演員可以在台上停格作結的時間。這些問題反映出團隊在劇場經驗與技術控制上的青澀與不成熟,加上不夠精準明確的敘事架構,雖然看得出團隊很有誠意的想說一個故事,但距離說「好」一個故事還有很多需要調整的距離與空間需要努力。

整體來說,該作品雖然不夠成熟,手法粗糙,破綻百出,但想說好一個故事的誠意與精神,還是值得給予鼓勵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