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時間:2017/09/05 PM 15:00

演出地點:莎妹劇團「自己的排練場」

演出單位:賊劇團

平淡無奇的演出,最難演出深刻的滋味。
影響演出是否能夠打入觀者心裡的因素相當多,每一個細微的環節都有可能造成迥異的觀感。

《最棒的幸運》將視角放在一對經濟狀況尚稱富裕的三代同堂家庭裡,從最小的異卵雙胞胎兄妹為出發點(這部分也是觀者覺得很是疑惑的部份,在後續的劇情發展中,完全看不出這個設定的必要性),自哥哥追尋夢想歷經種種挫折的過程為敘事軸心,中間穿插了家庭革命,親人離世等種種必經歷程,最後終於破除迷障,朝自己預設的夢想目標前進。

八十分鐘的演出,才剛開始不到十分鐘,演員間的乾澀對話,八點檔式的劇情走向。讓觀者如我感到不耐,產生想要逃離現場的衝動。定調為八十分鐘的演出,在歷經了重重波折後,方由劇中飾演母親,職業為精神科醫師的角色,向兒子道出她覺得最棒的幸運,便是衝破阻礙也要往自己的夢想前進。主線由兒子追求夢想的人生歷程發展,剛畢業時的滿懷憧憬與惶然不安,步入社會後,來自家庭對於自己未來的種種期待與箝制,直到親人離世帶來的痛苦與覺醒,終於能擁抱最棒的幸運。

冗長瑣碎的劇情設定,文青中帶瓊瑤式的對話,劇情設定在邏輯上的不合理,細節處理的疏忽:劇中全家共用的茶几,在用餐橋段清理桌面後,仍有一根筷子留在上面,直到謝幕;主角持有大麻被發現時,親友一眼即能認出該物為大麻,進行咄咄逼人的追問;重症病患急救時只有護理師在現場協助抽痰,醫師卻不在現場;初次到新開幕的餐廳點餐,顧客可以不看店家菜單,不需經過推薦即能直接點餐。劇組想要講求真實與面面兼顧,卻總有不及,草草帶過重點的狀況,在本劇中處處可見。每個角色都有屬於他或她想說的話,但多因口條模糊,聲音太小,肢體語言羞澀,致使有許多線索往往說的有一掛沒一掛。全部放在這檔演出裡,成了眾人各有其表,排列雜亂無序,無法專注於單一敘事重心的演出。

這是一場學生製作,雖用心卻處處充滿缺憾。建議劇組在做與不做之前,先思考這些設定的用意跟必要性,才能減少情節編排上的多餘,與不必要的資源浪費。


其它意見:

1.思索大小道具的應用是否有其必要,在台上演出用餐與夜店等情節,小道具的部份(如菜餚跟飲料),必須以實體出現的必要性;也能讓CREW在換景時可以節省時間,提升效率。
2.現場物件擺設的方式,可由觀眾觀看角度再思考,避免造成演員的動線障礙,影響演出節奏。
3.音控部份可調整音量,演員對話聲音偶爾會被蓋過。
4.預留遲到觀眾進場空間,在觀眾席保留通道以便進出。

 

文章標籤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