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圖片來源:松山文創園區 LAB創意實驗室

演出時間:2015/5/30 PM 19:30
演出地點:松山文創園區 LAB創意實驗室
演出單位:愛麗絲劇場實驗室

碧綠如海的燈光,波浪式的打在地上,一名男子身著短褲,蜉蝣般的順著光影投射的軌跡繞了舞台一圈,幾位女神手舞足蹈的自旁邊的側幕內走出,嬉戲般的圍繞男子,踏繞著不規則的步伐,全場突然燈暗,黑暗中傳來刺耳的女子尖叫聲。

演出就此展開序幕。

香港導演陳恆輝以《十方一念》初次參與由廣藝基金會所主辦的兩岸小劇場藝術節,劇中共以四位於文學、繪畫、音樂、戲劇的知名人物(張愛玲、達利、華格納、亞陶)做為演出主軸。


第一幕<天才的惡夢>以張愛玲的愛情生活做為起點,舞台上與張愛玲相關的人物們或跳舞或擁抱或繞場行進,連結張愛玲無聲的局部回憶,飾演張愛玲的演員在不同的回憶裡一直被綁縛著,一聲槍響將焦點畫面切換至演員身上所披載著的鮮紅色長條布料上,而天才的惡夢在此也歸為虛無。

第二段<卵生男>以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為本,從拾穗的畫面開始,配合的燈光鮮明瑰麗卻顯得吊詭,置放散落於各地的蛋,鮮紅龐大的魚頭男,年輕時的達利,最後被開膛破肚卻引以為樂的不協調,對這幕戲的演員來說,就像是在開著不同的玩笑,用著只有畫中人才知道的語言,每個畫面都自成樂趣;最後大家集結在同一個區塊。畫面最後停格在一本書上,只有正在閱讀達利的人才知道,他獨樹一幟卻又充滿狂想反叛的獨特風格。

第三段<不存在的詠歎調>以三個德國軍官的對話,以懷錶強調時間的流動,將矛頭轉向華格納。演出以路德維希二世的生命中的兩個女人(無緣的未婚妻蘇菲與皇姑伊莉莎白)以及華格納的第二任妻子柯西瑪(音樂家李斯特的女兒),利用獨白的方式,以批判路德維希熱愛藝術的行為,講敘華格納在音樂上的反叛,但華格納本人卻無法為此而發聲,只能以照片上的殘影,靜靜的聆聽著。

第四段<天使的恍惚>以劇作家安格斯.亞陶所提出的「殘酷劇場」為開端,利用聲音及畫面上的異質性交錯,一面以平穩中帶尖銳的聲嗓講出亞陶所提倡的主張,另一面則以燈光跳躍方式表現亞陶陷入電擊治療時的痛苦狀態;以肉體感受到的痛苦與精神上的恍惚同步呈現,算是本次演出最為明快易解的片段。

演出的最後,女神群再度出現,一開始出現的男子也隨著燈光遁入黑暗之中,當然不可缺少的,便是與開場相同的尖叫聲。

演出在此,歸於虛無。

細讀導演由香港帶來的導覽手冊,從創作理念到演員對於這四位人物的感受,方才驀然轉醒,會意演出順序的排列由何而來。

無中生有,從零開始,先有文學(語言)的產生,加入繪畫,搭上音樂,三方在交會的當下產生了交集,最後揉合成戲劇。

最終曲終人散,戲劇歸於虛無,但曾駐足踏下的意念已鐫刻在心。

在觀賞演出的過程中,難免對於無法構築劇中世界的邏輯覺得挫折。但有趣的點在於,這場演出不需要去重新建構不同的世界觀,只需放輕鬆去感受演出現場帶來的韻動,拾起每個細節所挖掘到的感動與驚豔,會得到截然不同的賞戲感受。

文章標籤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