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禁止轉載,感謝您的配合*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演出時間:2008/10/23 至 2008/10/25 PM 7:30
2008/10/26 PM 2:30
演出人員:
(顧凌雲)莫如冰:唐美雲
焦慕香:許秀年
焦慕青:趙美齡
李君萍:洪瑞襄
顧林隱:呂瓊珷
焦 虔:羅北安
莫言可:吳明志
花 氏:許仙姬(兼OS)
曹 氏:瑄 廷
江錦瑟:邱芳璇
小顧凌雲:梁芳毓
巫 萊:藍忠文

本是血緣同胞生,奈何宿命來捉弄,一夜露水悔無涯,獨留殘雪伴鞦韆。
  
繼2008六月剛演出的《黃虎印》後,唐美雲歌仔戲團又於十月推出了創新大戲《蝶谷殘夢》,而故事的劇情是這樣子的:

在六朝亂政的時代,隱居貂山的天下第一琴手顧林隱,與曾是青樓名妓的妻子江錦瑟一同生活,並生下了一子一女。
顧林隱生性孤傲,某日因得罪巡撫莫言可,以一首樂曲《六月寒》為罪名,被奸人所害,苦蹲黑牢十餘年。
就在顧林隱因陷害而被官府人馬帶走時,他的妻子江錦瑟與兒子顧凌雲,卻因琴房失火,正欲帶著女兒一起逃命。
此時,莫言可出面擄走江錦瑟及女嬰,並意圖殺死小顧凌雲,卻未得手。
小顧凌雲的頭部遭受到強烈撞擊,又因刺激過大,致使其失去記憶,且對火焰產生無名的強烈恐懼,於流落街頭時遭正好準備上林隱寺上香的莫言可之妻──花氏收留,花氏並為其改名換姓為莫如冰,直到長大成人。
另一頭,江錦瑟逃出魔掌後,攜女跳崖,遇上因打獵而路過的獵人焦虔。
汪錦瑟傷重不治,臨終前將女兒交付焦虔,盼焦虔收留。
焦虔帶回女嬰,將女嬰撫養成人,並為女嬰取名為焦慕香。
時光荏苒,十八年後,慕香與如冰皆已長大成人。
慕香上有一兄,名喚焦慕青,兩人打小感情甚篤。
如冰則有一青梅竹馬,名喚李君萍,兩人相處一冷一熱。
如冰打小就遺傳了父親(顧林隱)的音樂天份,吹得一手好笛,再加上被莫家收留後,同時修習武藝,樂武皆精。
慕香則打小伴兄讀書,天性聰明伶俐,同時熟知音韻,與如冰同樣吹得一手好笛。

某日,馬房突來的一把大火,令如冰想起了過去。
也因此讓他立下決心,決意尋找母親與妹妹的下落。
此時,恰巧花氏要他上林隱寺燒香還願,如冰遂藉此機會,回貂山尋找親人的下落。
相當不巧的是,他迷路了。

就在路經牛首山蝴蝶谷時,他遇見了一位似曾相識的絕色佳人。
那位絕色佳人便是慕香,她正因慕青上京趕考而悶悶不樂的坐在鞦韆上。
一名背劍的白衣少年,出現在她的眼前。
她又驚又喜,驚的是她曾於夢中見過這名少年,對他印象猶深。
喜的是白衣少年見義勇為,於巫萊前來逼親時救她一回。
兩人初相識,便一見鍾情,情愫於心中暗暗滋生。

如冰應焦虔所邀,留下來療傷,與慕香間情投意合。
隨後趕來的君萍,見兩人如此契合,深覺受辱,與慕香大吵一架後,憤而離去。
如冰夾在兩人中間,左右為難。
一個是情投意合的美紅妝,一個是打小到大的青梅竹馬,而他選誰都不對。
最後他選擇了慕香,並向慕香提出訂親事宜。
慕香經君萍這麼一鬧,心中怨極,怎敢輕易原諒如冰?
在如冰誠摯的態度下,慕香放下心中疑慮,同意言歸於好。
兩道響雷突然落下,令害怕雷聲的慕香躲入如冰的懷中。
佳人在懷,就在如冰情不自禁下,兩人成了一夜夫妻。

清晨醒來,如冰發現了慕香身上的蝴蝶胎記,這才發現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
正當他想向焦虔問明白慕香的身世時,沿路尋妻找子的顧林隱在此時出現,並在眾人面前取出自己親筆繪製的妻子與兒女畫像。
看見畫像後,如冰先是一震,隨即明白了整個事實。
他與慕香,是不折不扣的親兄妹。
就在焦虔的解釋之下,這對早已鑄下大錯的親兄妹認了父親,卻不知該如何面對彼此。
就在兩人不知該是喜是悲的時候,焦虔向顧林隱提親,希望自己的兒子可以娶慕香為妻。
顧林隱不疑有他,同意了這門親事。
赴京趕考的慕青,高中第二名進士,衣錦還鄉。
只是,最後他所面對的,卻是慕香冰冷的屍體,跟一封慕香坦言事實的絕筆信。
而故事,就在皚皚白雪落下之際結束了。

劇情面的部份,其實筆者並沒有寫得相當精準,只能重點式的做出敘述,讓未能進場看戲的朋友們能一窺其貌。
(聽說明年四、五月會有中南部巡演,敬請期待)

接下來要說說這齣戲帶給筆者的感覺。

就劇情來說,上半場的戲重於舖陳,自顧氏一家流離失所,妻亡子散,顧林隱被迫關入黑牢十餘年,小顧凌雲失去記憶被花氏所救,而後長大成人,卻在一場火災間恢復記憶,而決定至貂山尋找親人的下落。慕香與慕青之間的兄妹情深,慕青為了上京趕考而壓抑自己對慕香的情感。
故事在上半場用了平舖直敘的方式,條理分明地為故事的後續埋下了一個最重要的因,導致最後必然的結果--慕香最後因為無法接受自己所犯下的錯,選擇了自裁,讓深愛她的兩個男人──慕青與如冰,陷入了永恆的悔恨裡。
編劇用了相當明顯的方式,告訴著所有人及觀眾,這一切都是有可能來得及被阻止的,例如:如冰至林隱寺前,花氏告知他,掃葉師父的偈語。再來是慕青赴京趕考前,慕香送行時所吟的那道詩。接著是兩人互訴情衷的那一夜,如冰發現了慕香怕雷,擁了佳人入懷,發現慕香身懷幽香的時候。
可惜的是,就算這些暗示多麼的明顯,最後兩人還是因為無法抗拒的吸引力而走上了絕途。
也就是說,一切都是早已安排好的宿命。

下半場的戲重於情境的轉換,如冰與慕香相遇,兩人一見鍾情。而在慕香受到巫萊逼親時,挺身而出救了慕香的如冰,因受傷之故而被焦虔留下養傷,兩人漸漸培養出更深厚的情感,再加上君萍的出現讓如冰覺悟,進而與慕香成了一夜夫妻,卻在天明時發現兩人是親兄妹的事實,又因焦虔為子提出了成親一事,迫使如冰選擇了逃避,而慕香選擇了死亡,造成三人之間永恆的遺憾。
感覺上,上半場的戲應是在穩定中發展的因,而下半場的戲,理應是衝擊性極高的果。

因果之間,本是息息相關,但因為本戲的基調其實較偏近夢幻(也就是類似神話般的感覺),故在整體的劇情走向上,予人有一種不切真實的感覺。
如冰的冷漠,慕香的聰靈,慕青的情深,君萍的率真。在雙生雙旦的設定中,如冰與君萍算得上是落差最大的組合。
可惜的是,兩人對手戲不多,若君萍的個性可以不要這麼率性坦直,多了點心眼的話,或許到最後影響慕香最大的人,會是她也說不定。

慕青也是,既然可以壓抑喜愛之情達十八年而無怨無悔的他,一旦發現了事實,整體事件的後續發展料必更是波瀾萬千。
就第八場《天倫夢覺》,就顧林隱出現的部份,整體劇情到此理應達到一個高潮(顧林隱的出現,使如冰更加確信自己與慕香與親兄妹的事實,同時映照出兩人早已無法回到最初的清白關係)。

情緒的波動上,如冰深覺痛苦又無法面對事實,慕香自責萬分,心情恍若從天堂掉入地獄。顧林隱雖然尋得子女,妻子不在身旁的缺憾卻令他萬分感慨,三人在這場戲中,情感交錯理應複雜難分,但似乎基於本戲基調的關係,三人各據一方,以唱詞及交會的眼神表達衝擊的情緒,而非直接面對事實,給予角色留白空間,讓他們各自抒發自己的心境,小小地削弱了整場戲的強烈衝擊性。
很多小細節部份,整齣戲中並沒有交待地十分清楚,但仍可自細微處窺其一二。

例如,莫言可的死,其實早已在第四幕時,便已預言。
但整體戲偏重的,是人事流轉的過去與未來,以及在其當中發生的故事,自然莫言可的下場,在本戲中,其實也就不是那麼重要的事了。

再來,說說角色的部份。
本回美雲老師又挑戰了一個很矛盾的角色──莫如冰。
莫如冰(顧凌雲),天生遺傳父親不凡的音樂天份,卻因一場大火奪走了他的記憶,自此流離失所,被花氏帶回莫家後,武藝音樂雙修,終至雙藝絕精。
筆者認為,莫如冰的角色矛盾在於,雖然外表冷若冰霜,少言冷語。但如冰的個性中依舊保有了原生家庭所賦予的溫柔,這點由他對君萍的態度便可看出,他對君萍雖然冷淡,卻總不曾拒絕她的親近,也包容著君萍的率真,甚至於是拿她沒輒的。
溫柔最是無情,可惜他的溫柔,重重地傷了兩個女人,也傷了他自己。
在還沒找回記憶前,如冰總是用冷淡的外表將自己給封閉起來。
一把馬房大火,加上君萍描述的事件,讓如冰找回了他的記憶。
那時候的如冰,像個小男孩,正重複面臨著當初的事件,又一次的在他面前重演。
這時候的情緒轉折,格外的重要。
因為如冰是個會下意識保護自我的人,過度壓抑的恐懼如果一次爆發時,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或許都是他無法控制的。
他哭喊、害怕,下意識地想把自己藏起來,逃出那把總是迴繞在他腦海中的惡火。
恢復記憶中的如冰,雖然外表依舊淡漠,卻總是有份淡淡的溫柔感顯露其中,以致於他在面對慕香與君萍的爭風吃醋時,才會露出滿面無奈的表情。
在與自己的親生父親相遇時,他的心情複雜萬分,就像是當年的願望在此刻雖然達成了,最後卻也狠狠地傷了自己與最愛的人。
最後,他與慕香之間,無言的結局,也只能含苦在心頭,黯然承受著一切。

就慕香而言,她天性聰敏,多了點活潑淘氣,卻又慧黠地能看透所有,可惜敗在一時情潮,最後僅能以死亡來終結自己的一生,留下三人之間難解的結局。
在最後一幕《魂斷蝴蝶谷》內,慕香以自己的絕筆信,寫下了自己對兩個兄長的感情以及期待,卻又嘆息著宿命所造成的無奈,終至只能悔恨收場。
對於這一切,筆者老是覺得,慕香心中是有怨的。
她怨自己的身世被隱瞞了十八年,她怨自己無法改變這一切,她怨一切已經無法回到從頭,她怨自己為何與如冰會是兄妹,也怨自己無法看開一切。

慕青的話,筆者只能說,他離開與回來的時間點太好,保留了他深情的一面,卻無法讓人對他有更多的同情之感。

君萍的部份,率直坦然的部份令人眼前一亮,可惜本戲未對君萍這個角色多所著墨,不然定也可以成為影響結局的得力分子。

情節部份,上半場由於較重上一輩(顧林隱與江錦瑟)等的前因舖陳,以致後續下一代(如冰與慕香)的部份有所壓縮。

再加上本戲原設定為雙生雙旦路線,慕青與君萍的比重平均,與男女主角同時接觸的部份較為稀少,能左右故事前進的方向決定性大減,略略分散了劇情的集中度,故於顧林隱出現尋妻找子的畫面一出現時,整體的劇情強烈度又減弱了些幾分,由於上半場重於舖陳劇情,以致於壓縮了下半場男女主角間的對手戲,使得男女主角的情生意動過於匆促,雙方在遭遇變化上的心境轉折亦未能多加留白詳敘,以及慕香選擇以死亡做為終結的心境轉折不夠強化描寫,是較為可惜之處。

事實上,筆者一直有疑惑的點在於,本劇是否太過著重慕香與慕青之間的相處之情呢?於《鞦韃情》一折中,其實已經可以完整表達出兩人間的兄妹之情及慕青心中壓抑的情意,但劇情內又以第五幕的《長亭送別》強化兩人之間的深厚的兄妹之情,是否與《鞦韆情》一折有所重疊及多餘之處?

但若單就折子戲來說的話,《長亭送別》的整體細緻度很夠,單獨拆離出來演出,亦是相當的有韻味。

慕青的角色在這齣戲內的地位很是微妙,他對慕香縱有款款情深,最後卻是以自己的深情加強了慕香決意尋死的決心。但就慕香尋死的決定看來,其實慕青的深情只是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而已,可惜前面慕香的心境轉折及留白空間不餘(也就是沒有一種,啊,原來這就是慕香決意尋死的理由,恍然大悟的驚醒感),致使走至最後一幕,慕青企使向慕香表白內心情意時,慕香的抗拒反應反而顯得說服力略顯不足。

舞台設計部份,延用於六月甫演出的《黃虎印》,利用了多幕的影像投射,營造出一種夢幻而不真實的氛圍(如雪景、雲景、雪中小屋、及最後慕香身亡的浴血畫面),有別於黑幕的神祕,本回投影方式全數利用白幕投射,亦製造出令人驚艷的效果,同時也符合了本劇的調性(唯美浪漫的背景),潑墨山水畫的背景,更是為本戲加分不少。

音樂的部份,以一首《六月寒》貫穿全場,今年與國立台灣交響樂團首度合作,營造出來的整體效果與氛圍相當一致,只不過偶爾音樂聲過強,會蓋過演員的唱詞或說話的部份,單純的就音樂設計來說,筆者認為此次音樂還是本劇當中,值得一聽的部份。

《六月寒》一曲,前後經過小顧凌雲(梁芳毓),莫如冰(雖然只唱了面前兩句)與焦虔(羅北安)跟顧林隱(呂瓊珷)兩人合唱。當中以焦虔與顧林隱的合唱最深得筆者喜好。如冰唱得也很棒,可惜只有前面兩句(知道筆者在暗示什麼了吧…筆者希望美雲老師全部唱完啊,毆飛)

值得一提的是本劇的美聲OS──許仙姬小姐,聽她唱OS真是一大享受(基本上,美雲老師的大戲,只要是OS都有一定的好水準),本回與羅北安老師合唱,更是令人驚艷,久久難以忘懷。

《蝶谷殘夢》在劇情面的走向較為複雜,編劇企使讓主角以綜觀整個事件的方向,寫出所有角色在這齣戲中,所產生的事件與情感交錯(也就是以如冰與慕香的角度,兩方敘述整體劇情發展,但他們與慕青、君萍,四人間的聚合卻總是分開,或是只有短短一幕。)無法蘊育事件的連續發展,致使劇情雖然有頭有尾,但衝擊力道略顯分散,小小地削弱了戲劇張力。

之前的歷年大戲在劇情上算是單一面向(對於這點,筆者認為《錯魂記》的劇情便是個很好的對照範例),事件的發生與角色情感交錯單純而強烈,情節連貫,一氣呵成的衝擊力道,予人的感受便更為強烈。

這齣戲運用了很多的現代化劇場技術及象徵手法,就舞台技術與音樂設計部份,確實加分不少,可惜在男女主角之間少了大量的留白空間與心境轉折,以致使最後呈現出來的結果,少了點衝擊性的味道。

簡單的回頭彙整,本齣戲的優缺點如下:

一、 如冰的個性掌握的很好,矛盾的心境用內斂的方式表現,雖然掩去了小生平日予人的自信光芒,卻有另一分深沉的溫柔,可惜與女主角對手戲太少,在感情戲發生的部份略顯急促,後續面對父親與妹妹(同時也是戀人)的心境轉折上,複雜度高,卻因留白空間太少,缺少令人深思的空間。最後一折《魂斷蝴蝶谷》的部份,如冰的猶豫可惜而知,而與慕香相望的最後一眼裡,留下了深深的無奈與遺憾,是最令人覺得留戀的地方。

二、 慕香的部份,劇情上強調她的天資聰穎,許秀年小姐的演出的確相當到位,但問題點其實與上面相同,因為主戲應該是在如冰與她的身上,兩人間的對手戲卻過於急促,最後令慕香決定死亡的原因,並沒有一種強而有力的理由,可以讓慕香下定決心做決定,於最後一幕也只能隱約看出慕香對這件事情的幽怨及無奈,所以促使慕香因而選擇死亡的原因,這裡就有兩種因素了,一是慕香心中怨太深,無法容許自己失貞。二是意外,(若以故事發展來說的話,理由一比較符合慕香的個性,理由二則是筆者就最後慕香要慕青推高鞦韆而生的感覺了)。

三、 配角的部份,慕青的出現與離去時機點皆太恰巧,以致於無法表現出慕青對於如冰與慕香兩人戀情的反應(如嫉妒、痛苦、掙扎等),君萍的部份則是不夠放重,削弱她對於兩人間關係衝擊的力道,致使慕香最後選擇死亡的決定,情理面變得不夠強而有力。

四、 顧林隱與焦虔在久別重逢後的相遇,所合唱的《六月寒》,以及許仙姬小姐加上羅北安老師的慕後合唱,著實都有令人沉醉的因子存在,搭上交響樂的輔助,相當地的值得一聽。

五、 本劇想探討的角度,立基於一個原本美滿的家庭,因為某些原因(如意外、戰爭等因素),造成妻離子散,最後因為時光流轉,人事交替,所產生的遺憾及痛苦。立意甚佳,但其試圖以多方角度(幾近於本劇內多數角色:如冰、慕香、慕青、君萍、顧林隱、焦虔等),以這些主要角色的心聲及交會,演出了這一世的滄海桑田,但也因為切入層面較廣,敘述方式較多,多方的人物演出及心境轉折(尤以如冰、慕香為主),雖然豐富了故事內容,卻因為眼光放得太廣,支線交錯的部份過多,反而削弱了原本的故事張力,是較為可惜之處。

六、 整體佈景與燈光交會,以及影像處理效果,令人驚艷。雪白的小屋、意境幽緲的山水畫、直到最後的血染鞦韆,以純視覺效果而言,是令人很容易一眼就喜歡上的情境。

七、 服裝設計部份,今年跨界合作找上了時尚界設計師──潘怡良小姐,角色的衣著,於顏色搭配上相當合宜,上一輩的角色們,只要是夫妻檔都是穿著色系相同的衣飾,而主角們的衣著,亦是相當合宜,與佈景設計所表現出的氛圍相當融合,令筆者很是喜歡。

八、 音樂的部份,利用交響樂延續了創新的本質,雖然本劇裡有百分之八、九十皆是傳統曲調,以交響樂的模式演奏,卻創造出於傳統曲調的新氛圍,但音樂偶爾會壓過演員的對話或歌聲(如冰解救慕香脫離巫萊騷擾時,就有幾個字會被蓋過去,這個部分,或許也跟打鬥場面有關係吧。)是較為需要注意的地方。

本質上,筆者依舊認為《蝶谷殘夢》是齣值得一看的好戲,雖然朋友說不太喜歡本回的表現手法。但筆者認為,創作本來就是一種主觀,多元化的戲劇演出,才能豐富美實這塊梨園天地,不管創新也好,依循傳統也好,對於各式各項的創作形態,我們該給予的是客觀的建議及熱情支持,這樣才會不斷有新的火花,新的刺激,與感動人心的好戲持續產生。

謹以此文,與投身創作的同好們,一起共勉之。

*本文禁止轉載,感謝您的配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