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時間:
2013/12/07 PM 2:30
2013/13/08 PM 2:30

演出地點:台北市大稻埕戲苑

演出單位:臺灣春風歌劇團

演員名單:

施冬麟(特邀):老乞丐/掌門人
李佩穎:李文郎/天仇
曾郁珺(特邀):陳靖陽
廖珮宇:鄭其書
劉映秀:竹嘯天
邱妤萱:秋 月
林佳閱:羽靈兒
馬小馬:說書人
張哲己:李 隱
詹佳穎:阿五師

導 演:傅裕惠
編 劇:劉建幗

  《江湖四話》是臺灣春風歌劇團創團十年的年度大戲,故事敘述牛頭村的三少年打小就夢想著要成為江湖大俠,闖盪江湖,行俠仗義。某日三人救了被惡少追打的老乞丐,自老乞丐的手中,以五文錢買下三本武林秘笈。三人按圖索驥,依樣畫葫蘆,有樣學樣的練功,並決議於牛尾山進行決鬥。三人於牛尾山決鬥時,發現老乞丐被仇家追殺,想要保護老乞丐卻心有餘而力不足,最後被趕來解救師父(老乞丐)的竹嘯天所救,老乞丐不幸身歿,三人為成為蓋世英雄三大俠,遂拜入竹嘯天門下,求他收三人為徒。

  這段期間,該城城主的二王妃產下一怪胎,引起了正氣門與光明派雙方的鬥爭,兩門派搶奪二王妃之子,文郎父親李隱為正氣門之門徒,於保護二王妃之子時不幸死於眾村民當中,文郎眼見父親慘死,自此改名天仇,投入敵手光明派門下,不言不語七年,直至一次追殺三王妃及其子之行動,天仇遇見七年前曾在躲雨時相遇,並約定互訴信息的少女羽靈兒,可惜天仇早已娶妻,羽靈兒也已他嫁生子,兩人間注定無緣,天仇也在故人(羽靈兒)陷於急難時,喚醒了他當初決定練武之心,天仇決定換回原名文郎,並改邪歸正返回正氣門,並與七年前的其他二位好友(其書、靖陽)重逢,三人一起對抗光明派,並且坦然面對自己的人生路。

  說穿了,這是一個讓人看完後帶著惆悵的故事。

  《江湖四話》以四個章回式的主題為軸,每一話都有各自設定的主題,其標題設定讓人會心一笑,從初話的少年夢想(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成為大俠),第二話文郎嚐到戀愛的甜蜜與期待(平凡的人,平凡的事,只要對象是特別的,就會是特別的),第三話文郎找回練武初衷(弄丟的東西,總是不找的時候就會出現了),第四話坦然面對現在所有擁有的(往事不堪回首,所以沒事就不要亂回首)。

  在《江湖四話》中,李文郎的成長史,儼然就是許多人的部份縮影。

  初出社會時,滿懷夢想,青春年華,鋒芒外露,當出頭鳥永遠不怕被打,有著滿懷的熱血要等著報效自己所愛所關心的事物,直到受到挫折,現實打擊,夢想破碎,滿頭是血,渾身是傷,才明瞭著現實與夢想之間的差距,因而選擇退縮或逃避。

  但也有些人,一朝夢醒,知道得不到的是從未擁有的,當下擁有的才是最值得珍惜的,並且找回夢想的初衷,修正方向繼續走下去,坦然面對現實人生。許多朋友看完戲的感觸不外乎是十分傷感及難受,或許也都來自於此。

  因為他們或多或少都在《江湖四話》裡,看見了自己未完成的不圓滿人生路,雖然心有所感,但不免難過,以為是部喜劇,結果居然是一部喜中帶悲的輕悲劇。

  (當然,如果你不小心看筆者胡扯到這裡,那就代表你太有耐心了)

  回到主題(那上面是?),《江湖四話》在舞台設計上,運用了偏日系風格的木造路線,一大一小兩圓型的人力旋轉舞台,宣告了這齣戲是以換景不落幕的方式來進行整個故事的運作,演員的對戲,場景的轉換,都利用兩個圓型的旋轉舞台為主場景,由於此類型舞台設計的缺點在於無法表明時間軸的改變,因此在宣示時間及空間的轉換方式時,利用了一心戲劇團在《Mackie踹共沒?》的告示牌手法,用捲軸的更換代表劇中人物所在的地點及時間資訊。

旋轉舞台的設計讓筆者瞬間產生了《人間盜》與《無情遊》的殘影,一來是這兩部戲都延用了旋轉舞台方式設計,《人間盜》是標準的換景不落幕,演員整場演出都在旋轉舞台的正反背景旋轉換景中進行演出,《無情遊》則來自於舞台上一大一小兩圓型的設計,由於《無情遊》是圓型旋轉舞台中含著一個半圓型的架高式舞台,隱喻著人生如月,總有陰晴圓缺的時候,無法事事圓滿,加上文郎與羽靈兒七年後的再相逢,羽靈兒已生有一子,而文郎也已娶妻,兩人相逢的場景,猶如當年《無情遊》裡的韋少安與李翠紅一般,雙方都為彼此的選擇負起責任,導致筆者記憶中的殘影又再度重現眼前。

倒數第三幕文郎獨自舞劍,小舞台上的掛軸與字幕同時呈現「殘緣」二字,以「淺綠」轉化為「殘緣」,也算得上具有巧思,值得鼓勵。

燈光部份,該劇從頭到尾幾乎走的都是陰暗風格,倒是羽靈兒與文郎在亭中躲雨時的燈光十分有趣,映照在木製的屋簷上,潾潾波光猶如池畔,別有一絲意境。
音樂部份,不得不說此次音樂真是深得人心,一開場便是濃濃的江湖懷舊風,整體曲調搭配也融合到一個極致,特別是以【緣】、【台南哭】、【江湖少年】、【江湖路】等組合搭配,除了跟著劇情轉折而催化氣氛,更可說是本劇必看之特色。

演員來說,由於這次的主軸是放在三少年身上,編劇依照演員個人特質,量身訂作主要角色個性,文郎初時天真憨直熱情,靖陽則是迷糊帶著可愛又略顯衝動,其書則是幼秀溫吞愛吊書包,三人在七年後個性皆有轉變,文郎由於遭逢巨變,一心為復仇而活,最終找回自我卻變得成熟滄桑;靖陽個性依然強勢,但多了份江湖豪傑的快意恩仇;其書則帶點奸巧,略略呈現出笑面虎的特質。施冬麟所飾演的老乞丐與掌門人,能收能放,輕鬆自若的感覺忠實呈現了兩者異中有同的個性,實為亮點之一,飾演竹嘯天的劉映秀及說書人的馬小馬,其聲嗓渾厚具有特色,紮實的身段更是引人注目。

由於本次運用了十幾位群戲演員,在演出中幻化為各種形態的角色,他們是村民、躲雨的人,也是江湖鬥爭中的兩派對立人馬,群戲演員在這部戲中替代了非常多的實體佈景及場景變換,雖然讓整齣戲沒有冷場,加強了雙方鬥爭的刺激場面,提升了文郎在面對眾村民及父親死去時的震驚與哀淒,但群戲演員出現的場景過多,反而少了讓主要角色留白的空間,也讓整體劇情看來略顯紛亂難以理清,是比較可惜的一個部份。

劇情來說,一開始三少年向老乞丐購買武林秘笈及阿五師的賣藥台詞,就像是在對周星馳的《功夫》與《唐伯虎點秋香》致意,之後竹嘯天分析村民死亡手法的橋段,及說書人向正氣門掌門人說到客棧殺人事件並帶到狸貓換太子的部份,多少有回首帶入舊作《雪夜客棧殺人事件》及重溫經典的味道,雖能帶動老戲迷記憶,但感覺連結略顯後繼無力,後座力不足讓人覺得印象深刻;其中當兩派人馬在第一次搶奪嬰兒時,由於時間軸跳接太快,曾一度使筆者誤會該嬰兒為文郎的身世來源。

最後事實證明是筆者想太多,文郎跟被搶的嬰兒一點關係都沒有,直至最後在重現當年事實真相的猩猩抱子,才破除了筆者的既定印象。

其實第一天乍看戲的時候覺得《江湖四話》整體表現十分紛亂,有一種多頭馬車朝著四處狂奔的慌亂感,加上演員說話速度過快,字幕又僅在唱詞與重點性劇情做顯示,若是不仔細去注意演員說話的內容,很容易就會漏掉重要訊息。第二天主要演員的情緒顯得比較到位(是的,筆者看了兩天一樣的戲),整體氛圍舖陳到最後帶整體帶動起來,上半場文郎的父親之死,文郎所唱的【慢頭】帶出悲痛之情;下半場則在羽靈兒攜子與文郎抵抗光明派追殺時達到,情感點達到最高潮,兩人的眼淚代表情感的潰堤,最後一幕秋月揚傘到門外迎接文郎的場景意境十分唯美,算是整齣戲裡最令人覺得沒有問題的部份,一切水到渠成,緣在未來的感覺。

值得注意的部分在於,《江湖四話》裡羽靈兒與文郎之間的淡淡情愫如同他倆之間總是細雨紛飛的情絲一般,雨停了就消失無蹤,擁有的只是當時美好的回憶,羽靈兒的形象及父親的遺志,成了文郎不致於在復仇期間崩潰的心靈支柱,而七年後的三少年再度重逢,則說明了回首來時路迢迢,最終有情兄弟在天涯相伴,秋月的癡情對待,則是文郎在認清夢想與現實拉扯後的結果時,還能繼續向前走的一份真心。

臺灣春風歌劇團《江湖四話》是創團十年新作,這部作品代表了創團至今的種種回憶,秉持著回顧過往,展望未來的新生意象,也期盼臺灣春風歌劇團接下來的路能走得更穩健,發現出不同的新風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