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時間:2017/9/9 PM 16:00

演出地點:臺北市社區營造中心-仁安醫院

演出單位:B Family

農曆七月,做鬼屋跟看鬼屋,究竟哪一方比較能感受到恐懼極限?

甫進仁安醫院,一樓風平浪靜,準備中的工作人員個個面帶微笑,偶有演員下樓與觀眾合照。對應著在場某些惶惶不安的部份等待者,間或從二樓傳下來的尖叫聲、怒吼聲與餘音繞樑不絕於耳的佛號誦經聲,再搭配上主體即為醫療院所的歷史古蹟,劇組對於現場的情境塑造可說是超乎想像,也算挑選了一處不錯的舞臺。

誠如貧窮男前文所言,同行觀賞者會增加或減少參與的驚嚇百分點。觀者如我,上樓前確實感受到腎上線素強烈攀升,伴隨著強烈的心跳加速。同行者有兩位年輕女生加上一名孕婦及工作人員帶領,在不安與鎮定當中達到平衡。踏入二樓的昏暗主場景,一片黑茫強化了這場演出的陰森感,順著工作人員指示移動,一路上聽的淨是鬼吼鬼叫(多半來自場內扮鬼的工作人員奉獻),偶爾來點冥紙翻飛,每一個場景皆無所不用其極的想盡各種方式,刻意設計的環境氛圍,激動誇張的演出方式,在三分鐘內挑戰觀眾內心的恐懼極限,劇組的藝術總監在終點等待,並說明演出製作意圖。

當面對弱勢者,或立場翻轉時的當下心境,以大多數人忌諱或不願面對的內在恐懼,藉由亡者殘留的強烈意念,化身實體建構出每段演出內容,從角色的殘缺對話中拚湊出屬於該段組合想要呈現出的大部份內容,卻少了強而有力的連結點,恐懼變成對入場者膽量極限的測試,對作品意欲影射(或明指)的某些特定狀況,或是關照同性婚姻的立基點,難以聚焦其意欲訴說的創作主張,僅能藉由劇組人員說明的創作梗概,回首尋思發展脈絡,回味殘留於感官恐懼的餘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