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地點:台北縣立藝文中心

演出時間:

2010/9/17 PM 7:30
2010/9/18 PM 2:30

演出單位:臺灣春風歌劇團

如果,你曾經看過推理女王阿嘉莎.克莉絲汀的《東方快車謀殺案》,那麼你對《雪夜客棧殺人事件》的腳本一定不陌生。

其實,早在去年這齣戲在實驗劇場演出時,筆者就曾有幸至現場一窺全貌,實在是因為之前《威尼斯雙胞案》的實驗精神感動了筆者,令筆者一見到本劇售票就顧不得其他的衝去買票了啊。

老實說,如果你是一個愛看推理小說,而且又愛看日本推理漫畫(近期尤以金田一、柯南為最,一定會發現傳統派的推理跟定律)。

由不才筆者搜集出來的定律如下:

一、所有的偵探(傳統型)的,只要每逢出場必見血(少數的事件除外),而且最少會有一個(或一個以上)的受害者死亡。
二、通常相關的事件都會顯露出只有偵探、兇手、作者還有讀者才看得出的蛛絲馬跡(對不起,筆者是個對偵探這職業不甚內行的人)。
三、套句柯南一定常說的:真相只有一個。
四、雖然筆者總是在想有沒有這麼老梗,但每個偵探都一定會有人格上的缺陷,如柯南是不解風情,小孩子嘛,真的想做什麼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對不起,青山先生,筆者潛越了),想做什麼也沒辦法;金田一則是IQ超高,但十分喜愛美色;白羅先生則是講話都高來高去的(莫非是翻譯因素?),頗有古代官場高來高去的路線;瑪莎小姐則是喜歡在編織中老生長談,但偏偏都是一語中的,直搗事實。
五、兇手會犯案,一定是有著過去無法言喻的傷痛(廢話,又不是每個人都是德州電鋸殺人魔或女魔頭),因此才會犯下此案。
六、這應該不是定律(至少就筆者看過的推理小說而言),應該沒有人會無聊到學金田一一在案件無法解謎的時候,就拿自己前人(他爺爺)的名號來發誓的吧。

由以上的定律來看,除了代表案件解謎是推理小說不變的調性外,也隱隱揭露了筆者對於推理小說了解得實在不夠清透的一種狀況(筆者有翻譯小說不能症,一看到不符合所喜歡的筆風就會馬上拋棄它,再也不會回頭看它一眼)

囉唆了這麼長一串,接下來還是要進入這回的主題了。

《雪夜客棧殺人事件》說穿了,就是一齣推理戲碼。

三年前,自動要求請調至白雪縣當個小官的玉面巡按東方徹於某日下著大雪的夜裡,手提酒葫蘆,醉醺醺地來到了地處偏僻的雪夜客棧,解決了暗夜婦女被摸屁股事件後,因風雪太大而留宿客棧。

但這一夜,卻發生了殺人事件。

身為皇帝曾經的最佳助手,人稱玉面巡按的代天巡狩(如果筆者沒記錯的話)東方徹,因這起案件而想起了過去,繼而面對過去的傷痛,而後改頭換面,一一揭穿兇手詭計,找出事實真相,並在情感與理智的抉擇中,做出了女鬼殺人的判決──…

詳細劇情簡介請上《臺灣春風歌劇團部落格》

不可否認的是,《雪夜》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實驗性推理戲碼,不僅題材特別(可惜偵探的人選還是定位在官員身上),劇情有趣(一般的戲碼,殺人就殺人了,哪還有什麼抽絲剝繭找線索這檔子事?),人物個性鮮明(第一版的書生表現的比較合筆者胃口),就連佈景的安排也十分的有機動性。

先來說說筆者對這齣戲的感覺。

《雪夜》先前在實驗劇場演出時,甫開場筆者就覺得十分新奇(當然不止是因為呂雪鳳老師的『關手機之歌』的緣故,雖然那時只覺得錄音很模糊,聽不太清楚)。

之後這齣戲進入了真正的中型劇場演出,令筆者覺得無論如何也應該要來看一回,才能有所比較。

實際上,《雪夜》在實驗劇場中的演出,因為場地的關係,致使佈景部份顯得較為簡化,但進入了中型劇場後,《雪夜》的佈景也跟著蛻變了。

一來是佈景的兩旁多了屋簷的掛景(簷上還有殘雪),二來是多了門柱的分隔板,分離出門柱等支撐點。
筆者方才與友人討論時覺得屋簷的出現其實有點礙眼,更別說有影響到燈光跟字幕的效果,建議可以用實體紅色燈籠高掛,而屋簷只需做出邊角即可,因為雪夜客棧應該是方圓數十里中唯一客棧,若是強調它的獨立與空曠感,加上主場景僅在樓上與樓下切換的話,倒是不需運用到屋簷這一塊,僅需簡化印象,意思到了即可。

《雪夜》的整體劇情實際上算是十分流暢,但在情節整合的部份仍有筆者覺得突兀之處。

一開始,先是東方徹的告解時間時間太長,在實驗劇場與昨日演出中,東方徹陷入了前塵往事,繼而從愧疚的牢籠中逃脫,而在東方徹講著前塵往事的同時,嚴老闆與店小二亦同時拿出了一顆大西瓜在東方徹身後將西瓜剖成兩半。燈光也在同時切換為紅光,代表了東方徹在當時下指斬殺玫瑰賊時而落下的血跡,亦同時指出嚴老闆與店小二在剖西瓜時所流下來的果汁顏色,但實驗劇場演出時並未過度強調此點(算是一種冷調的笑點吧),而昨日的演出,燈光與演員的動作卻未一致,燈光比演員的動作還慢了一拍,使整體的效果冷了一半。

再者是女鬼殺人的事件舖陳,就在東方徹改頭換面,試圖解謎的時候,店小二皆為女鬼殺人舖陳了一個橋段,試圖以女鬼殺人的傳說來誤導東方徹推理的方向,但將此橋段安排於下半場的中間,未免顯得矛盾且多餘,如果能將此橋段放在開場或結局,做為傳說的開始或終結,延長演員的換裝時間,或許亦是不錯的方式。

再來是解謎的過程,基本上這齣戲的主要被害者(同時也是之前的加害者)只有一個,所以東方徹在解謎的流程中,並沒有遇上什麼困難,甚至於平和而且無障礙的,(真若遇上困難的話,那又是好長的一段劇情要演出的橋段了,那麼這齣戲就必需變成連本戲,那就得做上、中、下篇的流程了)

下半場東方徹甫出場的那一幕,在實驗劇場時,一脫懶散形象的東方徹,身著一襲高雅的銀色衣飾,手持摺扇,自觀眾席中間緩緩踏階而下,伴隨著間或摻雜的銀色碎片,襯出了東方徹這個角色的前後落差,自信程度更是前後判若兩人。

飾演東方徹的演員,昨日似乎狀況有些不佳,上半場聲音感覺不出之前演出時所擁有的清亮感,在下半場的演出時,臉上的疲累神態更是十分明顯,多多少少把東方徹的自信風采削減了幾分。

之前於討論《威尼斯雙胞案》時討論過該團旦角的音色,在唱高音時會顯薄弱而虛軟,以致於唱高音時似乎是以喉嚨發聲,露出不適合的高亢音調,昨日再度仔細研究了該團旦角的唱腔,發現飾演金桂子的演員依舊與之前狀況相同,是令筆者小小失望之處。
  
這一次燈光較令筆者覺得有所突破的,是在東方徹在推理事件發生的經過時,在舞台上投影的一到五號房圖式,搭配起類似搖頭娃娃的主角們,感覺相當地有趣。

至於雪夜的音樂,因為角色設定跟音樂設計的方向似乎有預期上的落差(此事在節目單裡似乎在訪問稿中提過。

就筆者看過兩次本劇的感覺,不可免俗的在黑盒子與中型劇場的轉換中,定有些許落差,但雪夜算是成功移轉了百分之八十的原型到中型劇場中,可惜於燈光與佈景的運用轉換上似乎仍嫌不夠熟手,以至於在場景轉換時略顯凌亂而無次序感可言,但不失其整體架構有趣之處,算是一齣矛盾略多,但仍是值得一看的好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