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時間:2015/9/5 PM 19:30

演出地點:索引文創

演出單位:鳥組人演劇團

鳥組人演劇團繼去年藝穗節《芭芭瑪劇團之哈姆雷舞台謀殺案》演出後,今年《原來,真的有執事!?》是由晉升芭芭瑪劇團首席程秀珠因工作倦殆臨時請假消失所開啟的新篇章。

身為偵探的馬力遠(吳維緯飾)延續了本系列一直以來的偵探身份,接受了芭芭瑪董事長尋找首席程秀珠及另一樁某富家千金尋找未婚夫的案件,家道中落的紀鈴鈴(丹鈴飾)來到馬力遠的偵探社,告知父親已歿的消息,並尋求未來工作的方向建議,在馬力遠接連打槍後,紀鈴鈴的追求者朱安俊不顧她拒絕婚事的意願,送了一位執事安德烈(程阿介飾)給她,搞不清楚狀況的紀鈴鈴跟著安德烈的指示發生了一連串的事件。在馬力遠的誤會下才發現安德烈的真實身份其實就是朱安俊,並且與程秀珠為面貌相同的孿生兄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朱安俊的未婚妻白西西(荷希飾)在此時找上門,為兩人之間的感情添加變數,劇情於此更為錯綜複雜,此時朱安俊卻又因為家裡的一通急電而神祕消失。程秀珠也結束臨時決定的假期,回到芭芭瑪劇團繼續演出,故事就此告一段落。

本劇分別於兩個場地演出,並且分為《真假執事篇》與《勇闖芭芭瑪劇團篇》,本篇幅茲就《真假執事篇》來給予評論與建議。

以芭芭瑪劇團的首席程秀珠為開端,本劇用一種番外篇的模式進入了新篇章,帶入新的角色成員(朱安俊、紀鈴鈴、白西西),再以馬力遠做為一個說書人的角色,附加旁白說明帶動劇情發展。受限於現場空間配置,演員的行進與出入皆大多會經過觀眾席,換裝大多運用觀眾席後方休息室與樓上的咖啡廳空間,觀眾與演員間產生接觸的程度非常高,等於是接近緊密貼合的程度,劇中所有的演員不帶MIC即上場演出,身為男女主角的兩位演員在前面三分之一劇情進行時,多有音量較為收斂的問題,不知是否因為體力因素考量,直到演出的後半段,兩位主角的音量與聲線方較為明亮與清晰;飾演馬力遠的吳維緯在角色變化上格外有一套,利用聲線變換及部份的小道具輔助,即能流利的切換為各個角色之間,令人驚艷;飾演白西西的荷希與克拉拉的韓愷真表演能量飽實,亦有出色表現。

劇中有三位演員一人分飾二角,在切換角色的關鍵點上,替換服裝及身上配件是演員角色變動的符號指引,一開始程秀珠與執事安德烈在服裝部份僅就下半身與鞋子進行替換,上半身補上了黑色西裝外套,雖然朱安俊有刻意強調執事胸針的動作出現,但造型上的高度相似性,曾讓筆者一時間有點認不清究竟現在出場的是哪一個人物。(朱安俊/程秀珠,紀鈴鈴/胡桃)這四個角色因外表及髮型上的相近,在視覺上產生極高的重疊感,卡在調度分鏡與換裝時間上,未能產生有力的形象切割;音樂部份擷錄了過去四年劇組的系列作品中的精華歌曲,片段式的運用在演出裡,但在情境的編設舖陳上,整合度顯然有所差池,部份歌曲反過來加重了主要角色在刻板印象上的重複度,尤以紀鈴鈴選擇未來職業前來尋求馬力遠協助時所唱的咪咪之歌最為明顯,與上一檔演出的女主角胡桃,在形象切割度上並不算高,對紀鈴鈴選擇想當偵探的理由相顯薄弱。隨著劇情的持續進行,方能解開一個接一個的問題點,在角色的切換與認知上也比較能隨之明朗。

這次演出裡面套用了一些關於執事在漫畫與小說在設定上的哽點,例如執事的訓練過程、千金與執事的戀情、壁咚與被壁咚、兩小無猜的青春回憶;浪漫甜蜜的元素有了,搞笑快樂的點也有了,但本劇卻遺留下許多未完待續的問號,等待著下一週的演出,再繼續向下發展。

若說《真假執事篇》是開啟問題的大門,或許《勇闖芭芭瑪劇團篇》才會有一切的答案吧。其它意見:坐得越近,看得越細,請劇組再發想小道具運用及服裝造型上的變化,避免因視覺的刻板印象,造成不利於角色形象的轉變與切換因素產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u 的頭像
yuu

低調的觀戲記事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