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發現,太久沒有寫觀戲記事,一些很重要的東西真的會忘個精光(苦笑)。

尤其在沒有財力,也沒有時間連續看好幾回同樣的戲碼時,想拾起遺忘的記憶就更難上加難啦,哈哈。

不可否認的,《弦月霜天》其實是令人相當有感覺的一部戲。怎麼說?

吸引筆者去看這部戲的原因,一來這部戲的改編是筆者友人所作(老實說,在字幕上看到友人的名字時,筆者真的是感動到快哭了,嗚),一來是十分喜歡昭香的演出,再加上勝國撰寫腳本的原因,這才勾起了筆者看戲的趣味。

先來提這部戲的相關資訊。

觀戲記事──明華園天團《弦月霜天》

演出時間:95/7/22 PM 7:30

演出地點:迪化街一段61號(霞海城煌廟外側廣場)

《演員表》
段弓弦──陳昭香       宋金龍──陳麗巧
段(宋)弓月──陳昭錦    宋如霜──孫詩雯
趙頂──陳進興        吉安──陳昭瑋
韓霜梅──周美珍

劇本原著──陳勝國
劇本改編──陳勝國、狼籍

自去年明華園主團推出了新戲《王子復仇記》,與天團再度推出《鬼菩薩》,巧的是,筆者三部戲都還頗有幸恭逢其盛。

這三部戲的主題,同樣的都把焦點投注在其中最明顯的部份──「復仇」上。

有鑑於筆者的記性越來越差,在此筆者就簡略的說一下故事內容好了。
段家為貧窮的鄉下農戶,主人段義,是為啞巴,連話都沒法說,與妻子李氏(連這點都快記不起來了,筆者汗顏啊),共生二子,大兒子段弓弦,次子段弓月。

某日,段義出外農耕,李氏帶著弓弦與仍不滿週歲的稚兒弓月去找段義,順便將懷中淘哭不休的稚兒交予段義安撫。

不料,意外就此發生。

濠州知府宋青龍,人稱「宋青天」,當時為了追捕大盜巴焚,卻於看到與巴焚容貌相似的,手抱稚兒的啞巴段義時,於不明情況下錯殺段義。

李氏乍然見到丈夫慘死刀下,打擊太大無法接受,因而撞石自盡,並將弓月交付給宋金龍撫養。

八歲的段弓弦於目睹此情此景後,他的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他要斬金龍,斷青天,為了他那無辜受害的父母親報仇!

二十二年後,時光苒荏,段弓弦已是當朝權位最重的龍圖閣大學士。

他提拔了當時已冠姓為宋的弓月為刑部侍郎,並自弓月的口中確定,宋青龍就是那個將他帶走,撫養長大的人。

段弓弦心中滿是復仇之念,於一次機緣巧合中,他告訴弓月兩人為兄弟的事實,並要求弓月與他一共設計宋金龍。

弓月滿懷不忍,一邊是自己的血親,一邊是撫養自己的恩人,幫誰都是一場錯。

但在段弓弦的堅持下,弓月終究還是協助了自己的兄長,設計宋金龍。

兩人以建造棧道為由,推宋金龍當上中書令總監,負責全部的工程監督與支出分配,於其請領工程款時刻意扣壓所有款項,打算埋他個貪污之名。

宋金龍因緣際會下發現了弓月與弓弦設計謀陷害自己的事實,同時也了解弓月已經發現自己是害死他雙親的罪人,因而一口認罪,不為自己辯解。

最後,段弓弦發現,宋金龍一死,天下蒼生必因其而受害,又因考量其將弓月撫養長大,無法以怨報恩,才選擇放下恩怨,讓宋金龍無罪釋放。

故事就此結束。

其實這部戲有很多筆者沒說的旁枝末節,不過因為記憶力衰退的關係(嗚),就只好跳著說了。

不過這部戲跟《王子復仇記》、《鬼菩薩》一樣,都提到了一個點。

「復仇」的目標與方式。

《王子復仇記》中的秋宮還與趙漏,兩人皆為皇子,趙漏較秋宮還年長,但秋宮還所採用的復仇方式與心情,卻與趙漏大大的不同。

秋宮還將應屬於趙漏的帝王之位奪下,並使趙漏永難認親,這是一種最常見的復仇方式,也是一般人最能想到的復仇方法。

趙漏則是將秋宮還的母親當作是自己的至親一樣奉養,並將秋宮還的妻子認為義妹。

一種目標,兩種方式,在在說明了,一樣都是王子復仇,但復仇的心態與方式,可是大大不同。

《鬼菩薩》中的段克邪,因為父母冤死,認定世道無公,因而當上了鬼菩薩,自黑暗中以血刃惡人,才能拭清天下不潔,因而於愛人死去後,選擇了自殘而亡的結局。

這也是一種復仇,一種心死的復仇。

《弦月霜天》中提到的復仇因子,其實是很傳統的一種,但復仇的結果卻令我覺得眼睛一亮。

弓月與弓弦,同為段家子,同遭喪親之痛,但弓弦的復仇執念純因自己眼見雙親於自身面前慘死,困而決定斬金龍,斷青天,這樣的因子,合情合理之餘,卻又彷彿少了些什麼。

弓月有幸得宋金龍撫養,卻因愛慕弓弦未婚妻未成,於失志喪神中被弓弦點醒事實,轉而與弓弦合作,設計陷害自己的養父。

感觸最深的是,當宋金龍被押上公堂,皇帝趙頂在弓月在眾人面前選擇宋金龍應得是斬首還是無罪釋放時,弓月選擇了無罪釋放。

寧願自身苦,不害有恩人。

事實上,若弓月與弓弦的決擇相同,兩人都決定將宋金龍斬首的話,那麼弓月的立場就整個崩潰了。弓月的回答,不止讓在場眾人鬆了一口氣,筆者心裡的那塊大石頭,更是瞬間地被放下來。

這部戲裡頭其實有滿多令筆者還有感觸的橋段,在此就來一一說明。

其中有一段是弓弦與弓月兩人走過睚眦廟前,弓月忽見廟前有一平台,於是好奇的詢問弓弦其為何用,弓弦答道:「睚眦為龍之子,性好殺,此為那些無惡不作的罪犯斬首之處…….」

看著睚眦廟,兩人的心中卻分別各有所想。

說到睚眦,就會讓筆者想到另外一位龍之子──嘲風。

嘲風性好望,同時也是許多廟宇置於屋簷上的吉祥獸,曾有作者拿牠寫了一本故事,筆者覺得還有趣的,看到這回的睚眦因而想到了牠,喜歡的朋友不妨有空去找找。

再來,就是宋金龍即將被送上睚眦廟前的那一刻,弓弦在弓月與皇帝等人的要求下,對著眾人喊著:「誰可以告訴我,一個能夠不殺宋金龍的理由?」

殺父之恨,母死之怨,在在都是弓弦心中沒辦法消失的結,但要他放了宋金龍,他又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畢竟要放下累積在心中十幾載的恨,實在太難。

就在此時,弓弦聽見了那些曾被宋金龍抓過或未曾抓過的惡人們的囂張言行,因而不斷的捫心自問。

「我這麼做是對的嗎?斬金龍,放青天,換來的結果難道就是讓這些惡人再度橫行?」

就在萬般掙扎之下,弓弦終是放下恩仇,選擇放宋金龍一條生路。

中間有一段,是皇帝趙頂與宋如霜,及弓月與韓霜梅在花園中對話的場景,運用了交叉剪接的技巧,浮光掠影式的對話,交接式的關鍵轉接,把四人的對話交織的環環相扣,卻能讓觀眾遊走於兩段對話當中不致混淆,十分有趣。

這樣的手法在《王子復仇記》中也曾出現過,不過在《弦月霜天》中,得到了更精采的表現。

這部戲主要的焦點,主要是放在弓弦與弓月,還有與宋金龍的恩怨上。

帶出了雙小生(昭香、昭錦),雙小旦(詩雯、美珍),還有雙三花(進興、昭瑋)。

飾演弓月的昭錦,是個相當相當具有挑戰性的角色。

她既要在舞台上演出懵懂的宋弓月,又得在接受父母雙亡,且又是被恩人所誤殺的打擊,進而下定決定與弓弦合作,陷害宋金龍。其內心戲表現相當重要,所幸昭錦的演出掌控得宜,不然弓月這個角色就很難表現出個人的味道了。

昭香的弓弦,演出依舊得宜,尤其是在問起眾人「給我一個放過宋金龍的理由」時,令人不禁覺得心疼,為了復仇而走過這二十幾個年頭的她,究竟在殺與不殺之間,還能選擇什麼?而最後的結果,哪一個才是她應得的?

麗巧的宋金龍也是,打從第一次看到她演出日團《青陽大大爺》中的大盜時就覺得她十分亮眼,在《弦月霜天》這部戲中,她依然不失筆者所望,將宋金龍愧對段家的心情表露無遺,令筆者覺得深深的被吸引。

可惜的是,天團這一次雖然推出了雙小旦,但小旦的發揮空間似乎不如小生在這部戲裡的部份來得有力,因而顯得有些薄弱之處,雖然皇帝與弓月跟其二姝打造了些娛樂性效果很高的情節,但這部戲的小旦很沒存在感,卻是十分明顯之處。

昭瑋與進興的搭擋也很有趣,昭瑋的表現一次比一次還好,他的三花演出掌控的十分精準,趣味只增不減,卻又不會讓人覺得太過頭,將來定是很有希望的一顆新星。

兩人的三花演出,由於是進興主導,所以焦點大多放在他的身上,不過進興這回的演出也相當精采,漸漸地把自己的特色發揮出來,相當的具有創意感。

最後的《月熾弦繃》一幕,結局快得令筆者覺得有些矛盾。

因為害怕群魔亂舞,天下沉淪,所以放了正義的化身宋金龍一命?

急轉直下的情節令筆者有些傻眼,覺得這理由很難說服人。

弓月因為自己的心上人是兄長的未婚妻,又在得知自己的雙親遭撫養的恩人所殺時,情緒的轉折,似乎蘊釀的還不夠深,以致於沒有令人強烈的情緒衝擊感。

如果能再強化這些點的合理性,相信這部戲一定會更盡善盡美。

戲裡用了幾回的四句連,巧妙的點出了事件的主題,而隱喻了事件接下來可能的發展,是極具巧思的方式。

以這部戲的節奏來看,它不管是在外台還是在內台演出,都會是相當精采的一部好戲。

接下來就是筆者個人一點點的小牢騷了。

那天很熱,戲臺下人又多,最慘的是,居然還有一台攝影機擋在正前方!

看不到前頭在演什麼的筆者,只好拖著在現場遇到的戲友,一起跑到後頭去看大螢幕了(嘆),不過放映機映照在大螢幕上的衣物顏色,真的跟在台下看差很多(倒)。

幸好這不是售票演出,不然筆者肯定昏倒。

也希望筆者下次有幸,能看到《弦月霜天》在內台的演出,期待再相會!

全站熱搜

yu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